色情男主播叶修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叶蓝】求同存异

◎这是两个男人之间的故事。
◎我就是要撕毁蓝河乖乖仔的形象不服你咬我呀。
◎短小同样希望精悍。
====================================

南方的夜晚是不眠的。

蓝河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吧台,吧台后年轻的调酒师正在表演华丽又惊险的花式调酒,笔言飞在旁边兴致勃勃地给他介绍,说幸亏来得早,不然哪还有位子?蓝河很给面子地嗯嗯啊啊应着,到底也没看出什么门道。

酒吧驻唱是个嗓音深沉的男人,正抱着吉他缓缓唱一首老情歌,蓝河听着听着也忍不住跟着哼起来。

“我的心上人坐在我身旁,静静看着我不说话。”

笔言飞就笑:“别乱唱啊,让叶神知道还不得削了我。”

蓝河不屑地嘁一声,嘴角却带上了笑意。

笔言飞看他心情不错,于是饶有兴趣地八卦:“哎,给我说说呗,叶神私底下都什么样子?”

“他?烦,粘人。”蓝河不假思索。

“啊?”笔言飞觉得酒吧里风有点大。

蓝河好笑地看了他一眼,说:“你那么吃惊干什么?”

笔言飞夸张地扶着额:“今天的风儿好喧嚣……”

蓝河没理他,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叹口气说:“叶修那个人啊,你也别以为他跟别人有什么不一样。我跟你说,叶修可粘人了,一天到晚蓝河蓝河地叫,泡个泡面还得意洋洋跑来跟我求夸奖。”蓝河顿了顿,“哎这么一说,他泡面手艺确实还不赖。”

“可不是吗,苏沐橙都说好。”笔言飞接话。

“诶,你怎么知道?”蓝河惊讶。

“电竞之家上周的访谈,你没看啊?”笔言飞装模作样叹气道,“唉,也是,你小子想知道什么八卦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大神在身边嘛。”

“去去去,”蓝河鄙视他,“我是那种喜欢八卦的人吗?你又不是不知道,电竞之家我每年都订,不过只看蓝雨和黄少。”

“你这么爬墙,叶神就没意见?”

“爬你个头,他能有什么意见。叶修是叶修,蓝雨是蓝雨,两回事儿。这么说吧,要是兴欣下一场的对手不是蓝雨,我可以考虑支持一下兴欣。但要是兴欣对蓝雨,管你常规赛季后赛,叶修滚一边去。”蓝河晃晃酒杯,“二笔你老实跟我说,我刚跟叶修好那时候,你们是不是都觉得我会跳槽去兴欣?”

笔言飞哼哼两声当默认。

蓝河啧啧嘴,摇摇头说:“我就不明白你们怎么想的,为什么我非得去兴欣?叶修在兴欣是没错,然而他种他的瓜我种我的豆,能一起在地里干活,但是就像我不能逼他跟我种豆一样,他也不能勉强我陪他种瓜。”

笔言飞头大地摆手:“得得得,你这又种瓜又种豆的,我都被你绕晕了,就不能有点高雅的比喻啊?”

蓝河思索半晌,问:“要不,种个白菜?”

笔言飞深深地吸了口气,点头:“靠谱!”

随即两个人都噗嗤笑了起来,端起啤酒杯碰了碰。

笔言飞喝了一口啤酒后舒爽地吁了口气,说:“我算是明白了,你跟叶神呢就是求同存异方针,寻求相同点,保留不同意见。大体上都是在玩荣耀,但是你玩你的他玩他的,互不干涉,是吧?”

蓝河“啊”了一声应了。

笔言飞思忖半晌,啧道:“两个人能待一块儿做事,但又能保证独立空间,这感觉还真不错啊。不像我女朋友,整天叫我陪她,但项目除了逛街还是逛街,我都快烦死了。”

蓝河就笑:“知足吧你,你好歹还有个女朋友。你知道我以前的理想是什么吗?”

“什么?”

“我读书的时候老是想着,以后要住比老板大的房子,开比老板好的车,然后为对象打一架。”

笔言飞一乐:“够中二的啊,治好了没?”

蓝河悲痛欲绝:“我现在的理想是,住比老板大的房子,开比老板好的车,然后把我对象打一顿。”

“噗哈哈哈哈!”笔言飞当即笑趴在了桌子上,“那你第三个理想实现了没?”

“要不你帮我实现一下?”

“得饶了我吧,我打不过。”笔言飞十分清醒。

蓝河鄙夷地嗤了一声。

两个人喝了一会儿,笔言飞又凑上来,神秘兮兮地问:“哎,你跟叶神,那个什么的时候,谁在上面啊?”

“他呗。”蓝河毫不在意地回答。

“我去,这么爽快?”

“这有什么,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蓝河奇怪地看着他。

“啧不是,”笔言飞有点语塞,“我听说,男人嘛都会有点自尊心……”

“也不是这么说,这事儿因人而异吧。”蓝河坦然地喝了口酒,“两个人在一起不就是互相包容,我来还是他来其实都一样,谁承受得多点谁就在下面。既然能承受,那就让着他点呗。这个角度来说,能忍的比较牛逼。”

“对对对,蓝桥老大,你牛逼。”笔言飞献出了虚伪的恭维。

“呵,反正比你牛逼。”蓝河没领情。

“靠,这语气都学上叶神了。知道你们俩情投意合两情相悦王八看绿豆,我到底是多想不开才会叫你出来玩儿啊!”笔言飞痛心疾首。

“后悔啊?晚了!”蓝河笑着碰了碰他杯子,“喝喝喝,不醉不归啊。”

南方的夜晚是不眠的,灯红酒绿,繁弦急管,夜夜笙歌。蓝河和笔言飞在酒吧里互相灌着酒,对喷垃圾话,话题绕来绕去也不过房子、车子、票子、孩子。

这同一片夜色下的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结婚的单身的热恋的失恋的,其实都一样。

所以,跟一个同性大神处对象,也没什么不一样。

凌晨两三点的时候,刚躺下打算眯会儿的叶修接到一个电话,对面的醉鬼正朝着电话大喊——

“叶修!老子喜欢你!”

叶修噗嗤一笑:“嗯,然后呢?”

“然后……然后啊……嘿嘿,然后,你他妈还不快点来接老子?老子揍你!哈哈哈哈哈……”

对面的神经病狂笑了一阵后,电话挂了。

“喂喂?……我去,你好歹告诉我你在哪儿啊!”叶修对着忙音的话筒抓狂了一下,还是无奈地翻身起床了。

算了,大概也很好找——毕竟人群中的神经病总是很耀眼的。

end.

给维姐姐@蓝桥路远 迟到一周的生贺,尽管只有两千字咳咳咳。啊你问我干嘛去了?我,唉一言难尽,我患了癌症在努力治疗。什么癌?哦,懒癌。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1)
热度(310)
©色情男主播叶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