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男主播叶修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叶蓝】点燃

◎600粉回馈,一锅肉粥。所谓肉粥,米水炖肉末。
◎我就是要撕毁蓝河乖乖仔的形象不服你咬我呀。
===============================

每年暑假的荣耀大陆都免不了烽烟四起,况且今年季后赛第一轮蓝雨和微草还直接对上了,赛场上的你死我活蔓延到网游里,两家公会也得叫苦不迭地跟着拼命。蓝河熬红眼跟中草堂厮杀了足足三天,终于挺不住被睡神秒了。

叶修打电话到蓝雨,给直接睡倒在键盘上的蓝河请假,结果春易老特别理解地多批了两天。毕竟蓝河出现这种情况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骨子里本来就蹿动着男人与生俱来的好战基因,平时性子温和点可不代表没有血性,面对前来挑衅的“仇家”,不就忍不住热血沸腾剑拔出鞘了吗。

叶修无奈地拍拍还在熟睡中的蓝河,喊:“喂喂,都睡了一天了,快起来喝点粥,喝完了再睡。”

蓝河不耐烦地挥开打扰自己睡觉的手,皱皱眉翻身继续睡。叶修没辙啊,只好捉着手臂把他扯起来,让对方闭着眼睛半睡半醒地靠在肩上,端粥舀起一勺送到他嘴边,哄小孩子似地哄:“张嘴,啊——”

蓝河听话地张嘴,把浓稠的肉粥当汤水囫囵吞下。叶修就这么哄着喂下去大半碗,整个过程蓝河连眼睛都没睁开,等叶修喂他的动作一停,立刻枕着肩膀又睡了过去。

叶修试着动了动肩膀,结果蓝河一巴掌就拍在他大腿上,皱着眉头,嘴里还嘟囔着“别动”,弄得叶修哭笑不得。

这哪行啊,这么个睡法只会越睡越累,越睡越起不来。叶修把他放回床上,无可奈何地看着蓝河一副誓要睡到地老天荒的架势,开始认真地考虑怎么让他彻底清醒过来了。

于是刚刚找到舒适睡姿窝着的蓝河又被叶修拽起来,摁着后脑勺就吻了下去。蓝河正睡得迷迷糊糊,叶修毫不费劲地探入他还带着肉粥微咸味道的口腔,卷上舌头用力吮吸了一下。

“唔。”蓝河立马皱眉,睡梦中涣散的注意力被强制拉回来一些。

叶修一只手用力地禁锢着蓝河的腰不让他滑下去,另一只手把他的脑袋往自己的方向按,细细地舔舐舌尖能够达到的口腔最深处。

蓝河在他温柔的深吻中慢慢有了回应,还略显迟钝的舌头不由自主追随着引导者,缠绕、索求,寻找让自己舒服和愉悦的姿势。

叶修能感受到蓝河的双手在缓缓环上他的后颈,动作也开始变得主动起来,双唇的压迫感越来越强,彼此急促的鼻息喷在对方脸上。蓝河醒了。

如果只是为了让蓝河清醒,叶修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但令人头痛的欲望一旦被点燃,熄火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既然停不下来,那就继续。

胸腔内的空气几乎被掠到极限时,蓝河猛地撇开头,趴在叶修肩上狠狠喘了几口气,问:“现在几点了?”

叶修一只手还放在他脑后揉着,顺势低头吻他露出来的一截脖颈,含糊地说:“快十一点了。”

蓝河噌地直起身子,伸手就去拽叶修的裤头:“速度速度,还能赶得上十二点下本。”

叶修动作一顿,冷不丁把正扒他裤子的蓝河按倒在床上,挑眉低声问:“如果赶不上就不做了?”

叶修此时只是个纯粹的情人,一举一动都自然而然地带着强烈的性暗示,动物的本能让他渴望和索求欢愉,这种情况下荣耀女神都得靠边站站。

蓝河被他喷在耳边的气息激得条件反射地一缩,手上功夫却没停,三下五除二就熟练地把叶修宽松的居家裤连同内裤一起剥了。双手再次摸上叶修T恤下摆,蓝河露出一个狡黠的笑,答:“赶不上,那就迟点再去。”没办法,他也抵不住叶修对他的性吸引力。

叶修不由得嘿一声笑,配合蓝河的动作把T恤脱下,这下他可真被扒了个精光了。再看蓝河,衣服裤子穿得好好的,正满足地搂着叶修赤裸的背胛,像猫一样使劲蹭他的颈窝。

房间里开着空调,温度调得不低不高,叶修却觉得有点燥。蓝河用膝盖恶意地顶着他腿间,顶得他太阳穴都跟着突突直跳,逐渐升温的血液在身体里不安地蹿动。

我靠,真烧起来了。叶修腹诽一句,右手轻车熟路地探入蓝河衣服里,慢慢摩挲他敏感的后腰。蓝河不由自主挺腰,腰腹和叶修紧紧贴在一起,温度透过薄薄的衣料肆无忌惮地蔓延开来,叶修则在他禁不住仰头的一瞬间准确捕捉到了猎物。

燃烧才刚刚开始。

柔韧的舌头从蓝河半阖的牙关贯入,霸道地扫过舌面和上颚,随即往喉咙最深处探去。蓝河被他微凉的左手按着后颈,随着吻不断加深,透明液体抑制不住地从嘴角划下。他抱着叶修肩胛的双手无意识收紧,直逼到自己都有点喘不过气来。

蓝河的理智渐渐从脑海里抽离,这种被叶修完全压制的感知让他涌起一阵异样的亢奋。他抬手勾住叶修的脖子竭力往下压,强硬地翻卷舌头抵住口腔内的侵袭,用牙齿不断噬触叶修的嘴角和柔软的下唇,直至丝丝咸腥味在舌尖晕开。

在性事中,蓝河的吻总是带有很强的攻击性,和叶修与生俱来的压制感完全不同。蓝河更像绝处求生的野兽,平时被环境因素或生活经验掩藏的斗性在压制中猛然迸发,凭借原始冲动进行的激烈反抗使他深深沉溺其中。

但是同样沉溺在本性中的并不止他一个。蓝河狂野的攻击性让叶修嵌刻在基因里的征服欲沸腾起来,成倍分泌的激素在血液里横冲直撞,每一个细胞都兴奋得战栗不已。

如果说蓝河倾向于遵从本能,叶修则更习惯忍耐和抑制。

叶修没有采取强硬的态度正面对抗,只是迂回回应蓝河强势的角逐。他摩挲后腰的手在这个啃噬般的吻中慢慢移动到蓝河腹部,中指和环指甚至已经探入内裤一个指节,却停止在离关键部位只有几厘米的地方不轻不重地划圈。

蓝河条件反射地想躲避这种撩拨性的碰触,但随之泛起的快感让他陷入矛盾中进退两难,只能皱起眉更紧、更狠地贴近、拥吻叶修。

叶修在他粗暴的反抗中往外撤了撤,察觉这一意图的蓝河立刻卷过来把他勾回去,用力纠缠、吮吸。叶修似乎有些惊讶,接着赞许地一笑,按着蓝河后颈的左手却在这时突然向下深入衣领,指腹自下而上抹过他肩胛骨之间的几节脊椎。

流水一样的酥痒感沿着脊柱迅速攀升,蓝河只感到头皮一阵发麻,下意识挺起上半身紧紧贴在叶修身上。

叶修年轻赤裸的身体散发着滚烫的温度,与皮肤相比太过粗糙的衣料让蓝河迫切渴望摆脱这最后一层隔阂。他收回双手动作麻利地往上掀自己的T恤,中断彼此交织的亲吻将衣物狠狠甩出去。

等蓝河毒瘾发作般战栗着将自己裸露的皮肤尽可能全部贴近叶修时,他才猛然发现,就在甩掉T恤的那短暂的一秒钟里叶修已经顺利地把他外裤和内裤尽数褪下,而他自己却毫无知觉。叶修能做到这点,蓝河一点也不意外,甚至可以说是意料之中。

因为这是叶修掌控的节奏,狂攻也无法打破的彻底压制。

青年时期的身体不管是力量还是欲望都正好达到巅峰,动物寻求欢愉的本性让空气中似乎都若有若无地蔓延着雄性荷尔蒙的味道。叶修把蓝河牢牢扣在怀里,肌肤相贴的地方甚至让他感觉阵阵灼痛,好像浑身血液马上就要冲破血管和身下的蓝河彻底融为一体。

他恶作剧般在蓝河脖子、锁骨上发力吮吸,直到显眼的地方布满一个个红印。这种类似于标记领地的行为使他涌起难以言喻的快意。他一路向下,温热的嘴唇停在胸前的敏感部位。

蓝河十指猛地插入叶修发间胡乱抓了几下,别过头喘息起来,眼前泛着水雾,手臂和胸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喉咙里发出几声含糊不明的嘀咕,难耐地抬起一条大腿磨蹭着叶修一侧的腰胯。

叶修撑起身体,堂而皇之地抵在蓝河大腿内侧,俯身重新衔住他下唇。蓝河本能地迎上来,柔韧的舌头撬开齿关长驱直入,用可以称得上是啃咬的力道狠狠地吻着,双腿间不甘示弱地一下一下顶着叶修的腹部。

叶修任由蓝河在自己口腔里肆虐,收回支撑的双手来回摩挲着他敏感的两肋。重力作用让他们的每一寸皮肤都紧紧贴合,毫无间隙隔阂的接触让血肉熔融的欲望加剧燃烧。

异样的酥麻感从两肋扩散至全身,蓝河突然烦躁起来,握住叶修肩膀施力往旁边一按,然后翻身压上,像吸血鬼审视他的猎物一样近乎于痴恋地嗅着他颈间的气息,随即重重吻下,从耳根到锁骨,牙齿时不时磕着他汗湿的皮肤。

叶修侧着头眯着眼睛哼了两声,一只手搂着蓝河线条硬朗的肩,另一只手伸长够到到床头的抽屉,拉开摸出一个蓝色的小盒子。

这时蓝河猛地按住他手背,头也没抬,埋在颈间含糊不清地说:“不戴,没时间。”

普通套很容易在这种更激烈的摩擦中破裂,加厚套又会延长过程,蓝河还指望赶十二点下副本呢,自然想着能省就省。

叶修没有理会蓝河的动作,仅凭单手就熟练地打开盒子,两指夹出一个套后又麻利地合上抛回抽屉里,说:“也就多几分钟时间,射里面弄出来还更麻烦。”

蓝河没再坚持,仍搭在叶修手背的右手顺势拿过那一小片东西,起身呲啦一声撕开包装,神情自然地低头给叶修套上。

叶修双手展开,舒适地躺着,似笑非笑朝他挤挤眼:“尝尝?”

蓝河挑眉一笑,低下身子在他耳边用气音说:“下次买盒水果味的,我就考虑给你舔。”说着把叶修推起来,自己躺了下去,还扯过空调被揉成团垫在腰后,双腿曲膝张开,毫无遮掩地朝叶修露了出来。

“捎回来你可别反悔。”叶修已经把一管KY倒在手上,修长的手指粘连着油性的液体,一边不停把润滑剂推送进蓝河体内,一边轻车熟路做着扩张。

蓝河不回答,刻意忽略掉身下的排斥感,眯眼挂着个没睡醒似的笑神游天外,玩心一起抓过遥控器嘀一声把空调关了。

这火得燎原。

叶修扩张得差不多,加快速度给自己也抹上了不少润滑剂,重新抵在蓝河腿间,警示性地戳了两下,然后一下子顶进去。

纵使有了大量的润滑、做了足够的心理准备,无论多少次都不能习惯的剧烈疼痛还是让蓝河一口气哽在喉咙里,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供氧不足的脑子还在浑浑噩噩叫着日日日日日。

叶修没有继续挺进,俯身不停吻他的眼睛安抚着。蓝河渐渐从头晕眼花的痛楚中回过神来,甩甩头喘了口气,伸手攀上叶修肩膀,居然恶趣地想,要是哪天这样都不疼了,那得松弛到什么地步,会不会失禁?

叶修甫一感受到他分神时也随着略微放松了紧绷的臀部肌肉,毫不迟疑屏气挺身没入。

我靠,你当英勇冲锋吗!刚转移注意力的蓝河顿时又痛得闷哼一声,脖子暴起一根青筋,眉头紧紧锁住,眼皮生理性地一阵刺热湿润,攀着叶修肩膀的手指活生生掐出了十道红印。

叶修也疼得额角泌出冷汗,狭隘紧致的剧烈疼痛和被灼热包裹的快感比较起来还是太过明显。但是他无法中断,更无法后退。他并不需出言提醒蓝河放松,两个人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蓝河知道在这时候怎么让自己好受一些。

蓝河不断倒抽着冷气,浑身颤抖,撕裂般的疼痛让他意识有点模糊,但他仍旧紧闭着眼睛一声不吭,试图调动所有的感官接纳、适应异物的嵌入。他崇尚机会主义,所以他总是善于忍耐。

叶修缓缓吐出一口浑浊的气息,伸手拿过那管KY倒在手心,搓了搓让它带上温度,然后向下握住蓝河,由慢到快地捋动。

蓝河喘了两声,理智和清醒随着疼痛慢慢从他脑海里抽离,接踵而至的是将他不断往下拽落的无法抗拒的快意。这种快意肆意冲刷着每一寸皮肤,一点点打开他的防护,让他绷紧的身体渐渐舒展开来,微阖湿润的眼睛爬上一丝迷茫。

叶修感受到蓝河的变化,尝试着动了动。蓝河眉头一皱,双腿反射性收拢蹭上了他的胯部。垫在身下的被子抬高了蓝河的腰,使他柔韧的腰背弯成一道弧线,毫无间隙地和叶修紧密嵌合起来。

叶修再次安抚地吻了吻蓝河的眼睛,松开还残留着润滑剂的手覆在他的腹部,配合着逐渐开始的动作有力地按揉。

原罪是一条岩浆河流,沉溺便会血肉消融,堕落却让人欲罢不能。

蓝河难耐地“呃”了两声,随即被顶着喉咙般发出无意义的气音,双手有气无力地挂着叶修的脖颈。叶修依旧熟练按揉着他的腹部,另一只手穿过后腰把他牢牢禁锢在怀里,深深浅浅地交替穿插,准确地、技巧性地制造着无边的欢愉。

快感疯狂地燃烧,铺天盖地,周围的一切都变得炽热、滚烫、令人窒息。蓝河被顶得一阵阵痉挛,胸腔几乎炸裂般挤满无法释放的情绪,喉头发紧,脑海里火树银花乱闪,眼前说不清是发黑还是发白,他甚至已经无法分辨自己是睁着眼还是闭着眼,只能像濒死的鱼一样仰着头在极致的快意中拼命挣扎,断断续续地发出压抑的喘息。

叶修俯视着蓝河痛苦又迷乱的表情,蚀骨的快感在身体和精神上双向逆冲,把浑身血液都炙烤得沸腾起来,强烈的占有欲引领他不断往更深处发起冲击。他粗重地喘着气,恍惚间感觉自己正在透过交融的汗液逐渐渗透进蓝河皮肤里,蓝河的每一滴血、每一个细胞都完整地属于他。这样的认知让他丢失了所有节奏,脑子里似乎堆满了凌乱的东西,又似乎什么都没有,仅仅依靠本能毫无规律地冲撞、侵袭。

蓝河修剪圆润的指尖在叶修的肩胛上越扣越深,过度的快意反倒成了一种无法承受的负担,他时时刻刻都觉得自己处在崩溃的边缘,但离那个真正可以让他解脱的临界点却又总差那么一点点。蓝河发了狠,一口咬在叶修的脖颈上。可惜他几乎已经脱力,这一下也只是带来了叶修更狂乱、猛烈的抽动。

蓝河晃动着张着嘴呼吸,抑制不住地眼眶发热,随即有液体从眼角流下滑进了耳朵里。听觉被隔离在另一个世界,身体的感觉却更清晰、敏感。他感到体内积蓄的快感在急剧上升,填满从头顶到脚趾的每一根骨头,膨胀到快要炸裂。

叶修突然一个挺身,蓝河剧烈一震,肌肉紧绷起来,溢满的快意便转化成液体决堤般争先恐后地宣泄出来,接着浑身软了下去。在他无意识的收缩下,叶修血液直冲腰腹,紧跟着激流泄闸而出。

叶修长长地叹了口气,甩了甩已经被汗湿透的头发把理智拽回来,从蓝河体内退出,脱下湿漉漉的套子丢进了垃圾桶。

蓝河还陷在惘然中,任由叶修扯走他腰下的被子又用纸巾帮他擦拭,半晌才回过神。

叶修翻身躺了下来,把蓝河搂在怀里,两双腿随意交叠,皮肤相触,燥热的空气里都是淫糜的气息,余韵还残留在四肢百骸,谁都懒洋洋地不想动弹。

躺了一会儿,叶修才摸过遥控器重新打开空调,又从烟盒叼出一支烟,蓝河习以为常地替他点上。叶修深深抽了一口,吐个烟圈,然后把烟夹在指间递到蓝河嘴边,蓝河就着他的手也抽了一口。

一起慢慢抽完一支烟,叶修抬手扶住蓝河的侧脸,微转头吻上他汗湿的额角。

Kissing the fire.



End.

好久不炖肉,有点手生,如果咸了淡了请不要打脸。【冷静地】
真是不好意思啊,说好的米水炖肉末被我活生生熬成了东坡肉。【戳了戳颤巍巍的肥肉】希望它的肥腻还能勉强入口。
这锅肉我怀着科学严谨现实的态度整整熬了13天,现在看见它都快吐了,你们不要再逼我了。【两股站站扶墙走】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3)
热度(319)
©色情男主播叶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