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男主播叶修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霸图老板×韩文清】一如既往

◎最近喜欢的cp都是如此冷冽。
◎听说这对cp叫〖老韩〗?
◎对不起,我是脑残。【冷静地
==============================

韩文清端正地坐在电脑椅上,隔着办公桌直视老板的眼睛,说:“我和新杰讨论过,他也认为值得一试。”

老板翘着二郎腿像痞子一样窝在办公桌后面,一只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用指节懒洋洋地敲着自己的膝盖,闻言就笑:“我不是说过了,都听你的。”

韩文清皱了皱眉,说:“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

老板换上一副真是要命的神情,坐直了身体,一本正经地说:“文清,你既然向我提出了这个建议,说明你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想你不会让我为难,所以我决定听从你的建议。”

认真不过三秒,老板又恢复他懒洋洋的坐姿和懒洋洋的神情,撑着脑袋笑说:“又不是第一次了,偏得要我摆出那种态度才肯罢休,其实你知道我很懒的。”

韩文清当然知道,知道得不得了。他们认识的时间不短,随便数数都有七八年了。霸图老板这种慵懒的性子跟霸图勇猛刚烈的风气相去甚远,但直白敢言的韩文清从没有对此有过任何评价,也许是习惯了,也许是真的不在乎。

韩文清直接无视了老板后面不正经的调调,点了点头,说:“我会和张佳乐还有呼啸方面的人联系。”

老板嗯了一声,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霸图这支战队似乎不是他的,更像是韩文清的。他的确不太管战队方面的事,韩文清爱怎么来怎么来,虽然韩文清每次都会询问他的意见,不过在他眼里跟打声招呼差不多,他从来没有说过一个“不”字。对战队为数不多的几次插手,一是为了树立韩文清的威信,二就是为了替韩文清顶缸。没办法,偶尔他的队长也会有不那么靠谱的时候,性格使然嘛。

偏偏他就喜欢极了韩文清这样的性子,什么事都愿意由着他去,按现在的话来说有点霸道总裁的味道。老板想了想,又觉得有点悲哀,他是总裁没错,但说霸道谁能比这位神情总是过分严肃的队长霸道呢?

韩文清在老板目不转睛的视线中觉得有点不自在了,他又皱了皱眉,站起来说:“那就这样。”说完便转身往门外走去。

“文清,”快跨出门槛的时候,老板突然在身后叫他,“你打算什么时候答应我?”

韩文清脚步顿了一下,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还不忘重重地带上门。老板看着他难得的有些局促的背影,愉快地笑了一声。

不得不说,自家队长有时候还真是挺可爱的。


老板认识韩文清的时候还不是老板。但他是老·霸图老板的儿子,俱乐部的太子爷。他比韩文清大两岁,霸图战队成立的时候已经二十一了,老爷子问他要不要经营个小项目试试手,然后就把当时还挣扎在联盟初期的霸图俱乐部扔给他了。

那时候荣耀第一赛季还在准备阶段,公司上面一直持观望态度,投入的经费也很有限,条件实在艰苦。

太子爷第一次见到韩文清是在简陋的训练室。黑漆漆的屋子里拥挤地摆着几排电脑,天气很热,风扇却在角落里寂寞地呆着,唯一一个还坐在电脑前的准职业选手淌着汗咔咔咔敲打着键盘,理都没理前来“视察”的老板。

老板自顾自在训练室转了一圈,热得不行了,走过去伸手把风扇打开,没想到那破风扇一转就带出一阵刺耳的金属摩擦声。

坐在电脑前的人皱了皱眉,转过头来,年轻的脸在电脑映射的光影下居然带了点暴戾,开口只冷冷地说了两个字:“关上。”

老板愣愣地把风扇关了,那张脸马上就转了回去。老板在黑暗的角落里做了个摊手的动作,又凑过去,站在他后面看他打竞技场。

拳法家大漠孤烟,自家战队队长的账号,老板当然认得。但操作者这种勇猛强悍、不退半步的风格,他还真是第一次见识。屏幕上大漠孤烟出招、走位非常快,第一视角晃得老板头晕眼花,根本没等他看清楚对手在哪里技能就放出去了。

才看了十几秒钟,老板淡定地把视线从晃得厉害的电脑屏幕上移开了,大大方方拉开旁边位置的电脑椅坐下来,撑着脑袋打量霸图的首任队长。

训练室里光线不够,全靠荣耀光效其实看不出什么东西来。老板正郁闷着,被肆意打量的对象突然转头,问:“有事?”

老板的尴尬从来是以秒计的,咳了一声说:“韩文清是吧?没事没事,我就看看你长什么样,你接着玩。”

“……”韩文清无语地看着他,半晌站起来探身摸到墙上的开关把灯打开了。

那时候的韩文清才十九岁,正是不上不下的年纪,说小不小,说成熟却又差点火候,至少在外形上还没达到日后那种让人看着就心生寒意的程度。

老板正眯着眼睛适应光线,韩文清已经坐下了,问:“你谁?”

“我?卖空调的。”这话老板说得很顺口。其实也不能说老板是瞎扯淡,因为老·霸图老板年轻的时候就是从空调这一行做起,整个公司的根基都在这儿。

“去找老板,来训练室干什么?”韩文清皱眉。

“我不是说过了,看看你长什么样。”老板耍流氓也挺上道的。

“滚。”这下韩文清可就没那么客气了,冷冷地瞥了他一眼,站起来啪一下把灯关掉,注意力又转回训练上去了。

被冷落在旁边的老板嘿地笑了一声,起身走了出去。

至于韩文清在办公室再次见到西装革履、在经理面前装得人模狗样的老板,那都是后话了。总之,霸图训练室是联盟里最早配置空调的训练室,简直羡煞旁人。

大概也是从那时候起,霸图抢boss的队伍里多了个技术不怎么样的拳法家,没少挨大漠孤烟的骂,却依旧兴趣盎然。直到后来职业选手渐渐脱离了网游,这个拳法家孤零零地东跑跑西溜溜,不知哪一天也彻底没了踪迹。


韩文清打了一个赛季又一个赛季,眉目里终于有了不怒自威的神采。而老板一点一点接过了老老板的担子,举手投足都沉稳内敛了许多,只是在面对韩文清的时候还是那副懒洋洋不想动弹的样子。

按韩文清的话来说,就是“懒成一摊烂泥,像个什么样”。后来不知怎么的传到老板耳朵里了,老板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没说。

不过霸图战队对此一直有流言,说某位工作人员路过办公室的时候听到向来稳重的老板在向韩队抱怨,说:“我好歹能糊墙,怎么能说是烂泥呢,起码得是黏土吧……”至于真实度,不可考据。

霸图战队另一件让人津津乐道的事,大概就是韩文清训人时一句话把老板喷出去了吧。其实真正在霸图呆过的人都知道,这件事传得还是比较片面的,光顾着渲染韩文清的霸气了,没看到老板对此表露的态度。

老板对韩文清永远就是一句话:都听你的。非要说理由,老板可从来不缺理由,比如“我是门外汉,你是内行人”,比如“我想你不会让我为难”,比如“你靠谱,我信你”,再比如“文清,你打算什么时候答应我”……哎呦,不好意思,窜台词了。

被渲染得霸气侧漏的韩文清呢,对荣耀的确是一有失误管你是谁立马开喷,但荣耀之外并非那么难以相处。毕竟生活中的问题少有绝对的对错之分,他喷人也得有理有据不是。老板就这么擦着韩文清脾气的边界活了下来,还得意洋洋地招摇了七八年。

在这七八年里,霸图俱乐部绝对是所有荣耀俱乐部中花钱最有勇气的一家,而韩文清成为了职业圈薪水最高的选手。

不管是战队还是选手,都值得这个价。老板在采访中如是说。


第九赛季,霸图打出了四全明星的阵容,却还是与冠军失之交臂。

老板推开训练室的门,这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但不出他所料,还有人在这里做练习。

大漠孤烟跳跃、躲避、翻滚,然后突然停步调整节奏,再继续冲出,向前。这个赛季,韩文清终于懂得如何慢下来了,遗憾的是运气没有站在他们这一边。

老板站在他身后静静地看,一直看到练习完成才走上前去,转身靠坐在电脑桌上,顺便把手里只剩半罐的啤酒递到韩文清面前晃了晃:“来点?”

韩文清没说话,摘下耳机伸手接过,喝了一口。

老板从口袋里摸出烟盒,一支烟抽出一半,看看墙上的禁烟标记,又摁了回去。

“比赛输了心情不好?我心情也不好。”老板像平常一样吊儿郎当地翘起二郎腿,“一个没留神我就三十了,老爷子催我结婚,我跟他提了三个要求。”

韩文清看着电脑屏幕没搭话,老板便自顾自地说:“第一个要求是要会打荣耀,第二个要求是要职业选手,第三个要求是要叫韩文清。然后我就被他提着鸡毛掸子赶出来了。”说着他无奈地摊了一下手。

韩文清没理他故作轻松的动作,皱眉说:“我没答应过你。”

老板闻言侧过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那你打算什么时候答应我?我问了好多年了。”

“知道很多年还不死心?”

“也是,”老板毫不在意地耸耸肩,“等你退役离开霸图,我就该死心了。”

按这一点来讲,老板可谓十足的霸图风格,就像韩文清在记者招待会上说的那样,“一如既往”。

韩文清冷冷地看着他,没有说话。他们之间只要不谈这个话题,还是不会走到这种箭拔弩张的地步的,换成平时,表示到这个程度老板大概也会识趣地出去了。但今天,他似乎真的心情不好。

“我也觉得我这样死缠烂打着实没意思,不过面对自己没有的东西难免会觊觎一番。”老板一只手按在韩文清的肩膀上,笑得云淡风轻,“告诉你一个秘密,二十岁以前,我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去你妈逼',现在呢,我最习惯说的一句话是'不用客气'。想想都觉得自己真可怜呐。”

最后,老板留下一句“最近比较忙,有事打我电话”就离开了。

韩文清自己在训练室里坐着,仰头喝完了啤酒罐里最后一滴涩味的液体。


第十赛季,霸图铩羽而归。但属于这个夏天的荣耀,还远没有结束。

韩文清、张新杰和张佳乐推开霸图办公室的门,老板正坐在办公桌后面翻阅文件,姿势很讲究,眼睛和手里的文件夹似乎保持着一个完美的距离和角度,没有翘起二郎腿也没有懒洋洋地撑着脑袋,看起来优雅又从容。

韩文清皱了皱眉,他其实很少看到老板端起架势来的样子,一时间陌生感扑面而来。旁边的张新杰和张佳乐对此都没有表现出丝毫不习惯,毕竟他们眼里的老板跟韩文清眼里的老板一开始就不一样。

老板见他们进来了,放下文件夹,点点头示意他们坐下,然后干脆利落地直切荣耀世界邀请赛的主题,没有调笑的语气也没有多余的客套。从这个说话的方式来说倒是十分符合霸图的风格,难怪在俱乐部里这个“名存实亡”的老板还是很受人待见的。

韩文清总算体会到了商业人的千人千面,老板确实十分懂得在什么场合应该说什么话、怎么去说才能博得别人的好感。只是单独面对韩文清的时候,他似乎总是说些不着四六的调侃,一副深陷泥坑不想动弹的样子。

韩文清突然想起一年前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老板拍着他的肩,说:“面对自己没有的东西难免会觊觎一番。告诉你一个秘密,二十岁以前,我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去你妈逼'。”

眉头一跳,韩文清没有放任自己继续走神下去,马上把注意力转移回世邀赛上。

老板只是简单说明了联盟的邀请,紧接着视线落到韩文清脸上,问:“文清,你觉得怎么样?”

韩文清沉吟半晌,干脆道:“我拒绝。”

张新杰和张佳乐都是一惊,却见老板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没有丝毫询问理由的意思,张佳乐终究还是忍不住开口:“老韩你怎么不去?”

韩文清坦然道:“我精力有限,只想专注于霸图。”

韩文清于霸图,真称得上是十年如一日,甚至不惜为此放弃在更高的舞台展示自己的机会。这种取舍,的确很值得敬佩。办公室里陷入短暂的沉默,张新杰和张佳乐不知在想什么,老板看向韩文清的目光里却带着明显的笑意。

片刻后,老板各自询问了张新杰和张佳乐的意见,得到答复后照旧勉励了两句,便表示谈话结束可以该干嘛干嘛去了。

张新杰率先起身走了出去,张佳乐走到门口又回头看了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的韩文清一眼,也走了出去,顺便把门带上了。

随着咔的一声关门声,刚刚腰杆还挺得笔直的老板瞬间变回了吊儿郎当的痞子样,起身绕着办公桌转了半个圈,拉开韩文清旁边的电脑椅坐下,一脸慵懒的笑,嘴里的调调也变了味:“怎么,终于打算答应我了?”

韩文清不答反问:“你平时在外面就是那样?”

老板露出一副求别提的神情,说:“不那样早就被啃得连渣都不剩了,这年头赚几个钱比打荣耀还累。”说完他又撑着脑袋笑:“说到这个,下个月一起去苏黎世看比赛?”

韩文清点头:“可以。”

“就你和我。”老板得寸进尺。

“行。”

老板一怔,这是完全出乎他意料的干脆回答。在漫长的等待里他虽然还不肯死心,但刚开始时抱有的期待早就被时间消磨殆尽,现在韩文清的态度没有任何征兆地发生了一个转折,让他有点转不过弯来。

韩文清学他平时那样用指节敲打着桌面,带着一丝笑意说:“关于你问了很多年的那个问题,可以试试。”

老板的弯转过来了。他抬手扣住韩文清正敲打着桌面的手指,抑制不住地挑起唇角,低声问:“那么现在,可以接吻吗?”

办公室里一片寂静。聒噪的蝉透过窗玻璃传来闷闷的鸣叫,空调室内机发出嗡嗡嗡的呻吟,偶尔有椅子底下的滑轮移动的细微声响,还有几声压抑的喘息。

这会是一个安静的夏天吧,当世界的喧嚣一点一点远去,天地间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

我想,以后还会有很多个这样的夏天。

End.

对不起我烂尾了。【冷静地】如果实在很难吃,请不要打脸。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35)
热度(577)
©色情男主播叶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