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男主播叶修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黄乐/叶蓝】归途 1

◎丛林行军。
◎除了cp外,设定如果有不合理的地方请留言。
◎就当我罗·辑被包子吃了。
=============================

1.

刚下过雨的山上到处都是泥泞的水洼,或浅或深都被厚底军靴踏得啪啪作响。这会儿太阳已经出来了,斜射在树林里能看得清一道道光路。

张佳乐抬头看了看,从树叶的间隙能看见一小块亮得发白的天,一点云都没有,看起来连续下了三四天的雨总算是耗干净了。他重重地吐了口气,伸手把被雨水糊在额头上的刘海拨开,露出眼睛来,跟着前方队友机械般迈动双腿。

这次的任务已经完成,但是没有人有踏上归途的雀跃感,连平日里话最多的黄少天都闷不吭声只顾埋头向前。战友的死亡、连日行军的疲倦、对生死的逐渐麻木,一种莫大的对战争的厌倦感从队伍中散发出来。

张佳乐紧了紧肩上的冲锋枪带子,甩甩头强打精神,在单调的行军中百无聊赖地把其他人都打量了一番。

队长叶修拿着地图和指南针走在最前面,张佳乐只能看到他的背影。这人十五岁弃学参军,张佳乐早年就跟他认识,那时候大家还在训练营里混,张佳乐也没少找他比试,但是输多胜少。本来以叶修各方面的素质,还有那实打实的“斗神”称号,不论是战术还是技术都是很能令人崇拜的,可惜这位偏偏是天生嘲讽,常常让人恨得牙痒痒,崇拜之情还没起来就被扼杀在萌芽状态了。背影看起来还能入眼,张佳乐心里评价,只是估计一转头又是那副欠扁的表情,印象分直接拉到负。

垫后的是通信员许博远,刚开始似乎没什么表情,意识到张佳乐回头看他他才点头露出一个带点疲惫的笑。许博远抽到这里执行任务之前就是另一个队员黄少天的老部下,也不知和叶修有什么渊源,叶修一向管他叫蓝河。蓝河大概是他们这群人里学历最高的,平时待人和气,人缘很是不错,不抱枪的时候跟普通大学生没什么两样,发起冲锋却从没见他落下过,打配合更是连叶修都赞他稳重。以前嘲笑他百无一用是书生的人估计脸都被打肿了,张佳乐心说。想了想又补充一句,如果他们还活着的话,脸被打肿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跟张佳乐并排走的就是黄少天,张佳乐轻轻松松视线一撇就能把他看个遍。他们认识也有挺多年了,彼此性格特别对口,以前还不在一个部队的时候难得见面,每次见面必得溜出营地胡天海扯一番,也不知被训过多少次。这人平时话比较多,容易给人留下一种轻浮的印象,实际上却是个十分沉得住气的狙击手,号称一击必杀,十足的机会主义者。据说家里曾经是猎户,小时候随家人住在山里,到上学的年纪才搬出来,一手好枪法是打小练出来的。不过都是道听途说而已,这方面他不太爱提,张佳乐只知道他是广东人。

三个队友转瞬打量完,张佳乐心底有些沉。一支十五人的小分队,在这深山老林里奔波了二十来天,现在就剩下四个人了。

这种执行特殊任务的小分队一般也才那么十几人,个个都可以说是生死之交,眼睁睁看着队友一个个倒下却什么都做不了的压力不是谁都承受得了的。如果让他选,张佳乐宁愿在战场上冲锋也不愿意窝在这种时刻绷紧神经的地方,毕竟大规模团战的战场所有变化都是瞬息之间的事情,一不留神就能丢了小命,根本无暇伤感身边倒下的战友。等到归队时情绪早已经沉淀得差不多了,再想起反倒没那么难受。况且像他这种经验丰富的老兵,一场战斗下来可能一根毛都伤不到,乱战中反而比丛林里更安全。

正胡思乱想,一直走在前面开路的叶修回头扫视了两眼,啧一声说:“怪无聊的,黄少天张佳乐,你们不是挺能斗嘴的吗,斗一个听听?”

张佳乐眼皮一抬还没来得及伸出中指,黄少天的枪口居然瞬间朝着叶修端起来了。张佳乐吃了一惊,就见黄少天方向一偏几乎没怎么瞄准地扣下扳机,子弹咻地从张佳乐和叶修之间穿过,径直射进那边的草丛里。整个动作极快,张佳乐甚至连他什么时候拉的枪栓都没看到。

草丛晃了一下,有几根半高的茅草直接倒了下去,明显是被什么东西压住了,但绝对不可能是被打出去的那发子弹。

所有人的反应都是迅速端枪转身,拉开枪栓的喀啦声整齐无比。张佳乐把自己隐蔽在一丛树叶后,全神贯注地盯着不远处的草丛,手指早已经搭在了扳机上。

结果干瞪了半天,那一丛茅草依旧什么动静都没有。张佳乐忍不住瞥了一眼趴在他脚边的黄少天,只见黄少天一动不动地盯着瞄准镜,张佳乐确信这时候就算有人从他身上踩过去他都不会吭声。没办法,张佳乐也只好继续集中注意力瞪着草丛。

感觉坚持了有十几二十年那么久,张佳乐视线已经开始有些模糊了,他用力闭了闭眼睛再睁开快速眨几下,视野暂时恢复清明,但是眼眶依旧滚烫得要命。

心知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张佳乐又瞥了一眼蹲在另一边的叶修,发现叶修的枪口在慢慢移动着。他有些诧异,叶修手里握着的并不是黄少天用的那种狙击枪,又没装瞄准镜他移枪口干什么?但他没多看也没瞎猜,叶修是比他更有经验的老油条,这么做自有他的道理,想知道待会儿再问就行了。

张佳乐刚把视线转回来,耳边突然响起一段极有节奏的唿哨。这种叫法是叶修在询问情况,张佳乐耐着性子等了一会儿,另外两个人却都没有回答。

什么都没发现?张佳乐狐疑地看向黄少天,黄少天正好也满脸疑惑地看了回来。

“什么情况?”张佳乐踢了踢他,低声问。

“我怎么知道什么情况,不是你们先隐蔽的?”黄少天纳闷。

“靠,不是你先开的枪?”张佳乐这下声音就有点大了。

“我去,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一枪打到敌窝里去了,盯瞄准镜盯得我都快成神经病了结果是虚惊一场啊?好吧虚惊一场也总比恶战一场好,”黄少天哗啦一下站起来,拍拍身上粘着的泥和草叶,径直就朝着那几根倒下的茅草去了,“我打了只兔子呢等会儿还可以好好吃一顿。”

张佳乐转头看看叶修,又看看蓝河,三个人都十分无语,合着让他们警戒半天的就是只兔子?意识到这个不争的事实,张佳乐嘴角抽了抽,噌地站直了身体大怒:“你大爷的黄少天,你开枪就不能提前说一声?谁知道你是打兔子还是发现了什么情况啊?”

黄少天弯腰从草丛里拎起一只已经断气的兔子,晃了晃似乎是在掂量斤两,转头眼皮一翻,说:“你见过哪只狼吃兔子还要提前打招呼的?打猎也要讲究快狠准啊,打完招呼那兔子跑都跑出三里地了还吃什么吃?”

“你小时候没看过小红帽?狼外婆吃人还要招呼两句呢。”张佳乐理直气壮,“我不跟你扯淡,等下兔腿必须留我。”

“边儿去,你俩小兔崽子别残害同类了,兔腿那必须我的啊。”叶修插话。

“滚!”张佳乐怒比中指,黄少天也比了中指,只不过嘴里变成了“滚滚滚滚滚!”

叶修于是转头故作伤心地对蓝河说:“你看看,我这队长一点威信都没有,随便谁都能叫我滚。”

蓝河一笑,满脸同情地开口:“滚。”

张佳乐和黄少天瞬间笑翻了,只剩叶修自己还一本正经地唬道:“笑什么笑笑什么笑,再笑回去关你们禁闭啊。”当然,没人把他的话当回事儿。

有了这一出闹剧,队伍里原本沉重压抑的气氛总算是开朗了许多,四个人都稍微放松下来,边走边聊着各种不搭边的话题。

叶修拿出地图研究了一下,说前面有条河,离他们所在的地方不远,可以在那里休整一晚上。蓝河凑过去跟他一起看地图。黄少天把兔子吊在枪上扛着,张佳乐翻着白眼说:“大爷你日本鬼子出身?”黄少天大怒:“乖孙跪下!”张佳乐狠踹了他一脚。

所有人都期盼着能早日从这荒郊野岭走出去,洗个热水澡、吃顿好饭,却没人预料到命运已经偏离了轨道,终点或许不再是他们所期盼的终点。

此刻他们还一无所知,踩着水洼踏步向前。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1)
热度(58)
©色情男主播叶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