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男主播叶修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黄乐随笔。You're Beautiful

张佳乐睡了个饱觉,翻身醒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他扔开闹钟,眨了几下还有些朦胧的眼睛,瞪着天花板发怔。

躺了没一会儿,黄少天开门进来了。

“醒啦?这都十一点多了,快起来刷牙洗脸,我带你去吃上次队长推荐的那家店啊,而且那家店隔壁还有冰淇淋卖,正好连饭后甜点都有着落了。”黄少天刚洗过澡,穿着宽大的居家T恤,脖子上搭着毛巾,头发还在滴滴答答地淌水。

张佳乐用鼻子嗯了一声,侧着脑袋看他,懒洋洋地眯着眼。

黄少天无可奈何地走到床边,俯身扶着他的脸吻了下去。张佳乐自然地抬手环住他脖子,两个人唇齿轻轻磕碰着,交换了一个辗转几回的浅吻。

没有深吻的缠绵与热烈,却安静又细水流长。

十几秒后,黄少天抬起头拨开他的额发,在彼此鼻尖距离不过三厘米的上方静静看着他,然后说:“张佳乐,你真好看。”

声音有点低,不沉,听起来就像一句悄悄话。他平时话那么多,说起情话来却独独简单的一句,要命地纯情。

也许这才叫一击必杀。张佳乐心想。

五分钟后,张佳乐站在洗手池前刷牙刷得满嘴泡沫,身后黄少天动作娴熟地把他披散在肩头的头发拢起来,拿梳子仔仔细细梳好,再低低地扎个马尾,然后满意地欣赏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再简单不过的事,却让他乐此不疲。

张佳乐突然觉得,其实上天也待他不薄。

十分钟后,黄少天低着头靠坐在洗手台上,张佳乐举着吹风筒帮他吹头发。黄少天一直在说话,不过声音全被吹风筒的嗡嗡声盖了过去。张佳乐由着他自说自话,白皙修长的手指在他黑亮细顺的发丝里穿梭。

真软。听说头发软的人脾气好,的确,他不是那么容易生气的人,虽然平时咋咋呼呼的,很多事却没有真的往心里去。

张佳乐关了吹风筒,嘴角上扬,低头凑到他耳边说:“我有没有说过,其实你也很好看。”

黄少天一笑,伸手搂住他的腰,微微抬头给了他一个浅尝辄止的轻吻。

三十分钟后,收拾妥当的张佳乐跟着黄少天出门了。

一个小时后,吃饱喝足的两人讨论着在家里养一只猫还是养一只狗,渐渐地讨论变成争论,最后终于决定养两只兔子。

张佳乐的理由是兔子不吵、不脏、不掉毛,看起来很好养。

黄少天的理由是兔子可以炖、焖、爆、红烧和煲汤——在张佳乐和宠物店老板的怒视中,他迅速改口表示会把兔子当儿子养,儿子能吃吗?不能吃,绝对不能吃。

——毕竟宠物兔口感不好,他有点嫌弃。况且以后养久了有感情了,还未必下的了口。

晚上张佳乐洗完澡出来,见黄少天正捏着根草逗兔子,脸上有一对浅浅的酒窝。那表情哪里像是在看食物。

哦对,他下午说过要把兔子当儿子养。

儿子都有了,真的要开始过日子了。张佳乐心情愉悦地想。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106)
©色情男主播叶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