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男主播叶修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随笔。千夜

◎千成×夜度寒潭
◎没错我逆了自己的CP(反正看起来差不多)。
◎@色情男主播孙翔 提前给你解个馋,虽然贺文还是夜千。
==================================

霸气雄图的牧师夜未央觉得最近不太好。

首先,有个战斗法师天天来练级区抢怪,小样儿特嚣张。其次,这个战斗法师特别喜欢抢他们会长的怪,他们会长好死不死是个单挑无能的骑士。再次,这个战斗法师水平不低,具体体现在惹得霸气雄图群起而攻之时逃跑十分迅速。最后,夜未央郁闷地看着自家队伍里混进了个蓝溪阁的酱油瓶,而他们秉承着霸图热血气概的会长对此居然保持了缄默。

夜度寒潭此刻也不太好,保持缄默那是被逼的。

起初这个千成来一次他们围剿一次,被他仗着炫纹优势成功逃脱的不说,就算杀到了,没过几分钟又会看见一个手提战棍的战斗法师雄赳赳气昂昂地出现在视野中。反反复复好几天之后,忍无可忍的夜度寒潭拉开列表联系了蓝河,蓝河嘿嘿一笑表示回头会跟千成好好说道说道,结果千成下次来的时候身上装备焕然一新,打起来更吃力了。妈的这个蓝桥!夜度寒潭气骂,心知和千成这样纠缠下去纯粹是浪费时间耽误练级,只好由着这个家伙绕着自己转来转去,换取其他人安心练级的环境。

这天夜度寒潭照例带着几个人到练级区,一眼看到不远处正东张西望的战斗法师,瞬间脸就黑了。

千成倒是一点也不见外,噌噌噌跑过来打招呼,然后轻车熟路地在夜度寒潭旁边杀着怪,居然规规矩矩地没刻意捣乱。夜度寒潭不想理他,转过视角去专心练级。

千成喂喂了几声,带着怪转来转去想要引起夜度寒潭的注意,但夜度寒潭视角偏都没偏一下,完全当他不存在。千成毫不气馁,蹦蹦跳跳像当初缠着君莫笑一样想方设法刷存在感。

夜度寒潭心烦,不是说现在的大学生都是阴气沉沉的死宅?至少他见过的几个Q大在读生都顶着俩呆滞的酒瓶底,怎么这个千成感觉就像晒在太阳底下一样,难道真的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喂老夜,你看我一眼啊!”

只是分了一下神,千成已经找到机会跳到他面前叫。

“看你干什么,看你能练级?”夜度寒潭也没有再装高冷,随口回了一句。

“老夜你谈过恋爱没?”千成没太在意,话题一转直切中心。

“啊?”夜度寒潭愣了一下,这个话题真有点出乎意料,不管是内容本身还是说出口的人。

“问你有没有谈——恋——爱——”千成拉长声音重复了一次。

反应过来的夜度寒潭心说“后辈”面前不能丢面子啊,于是摆出一副云淡风轻的口吻表示恋爱而已当然谈过。

“不会吧?”千成半信半疑,“那你为什么一点经验都没有?”

夜度寒潭狂郁闷,他确实没谈过恋爱,哪儿来的经验一说?偏偏刚才口口声声说谈过了,一转眼就只能死鸭子嘴硬硬撑到底:“呵呵,你又不和我谈恋爱,怎么知道我没经验?”

“你要是有经验,早该意识到我在追你了,被人喜欢哪会没有感觉的。”千成回答得十分直白,居然还有点抱怨的味道。

我靠,这是被表白了?千成?这个抢怪达人?电脑前的夜度寒潭仿佛被他一记龙牙捅成僵直状态,手指都不知道该怎么按键盘了。

“我打听过了,我们会长说你没有女朋友。那你介意要个男朋友吗?就像我这样的。”那边千成还在问,口吻像在卖白菜一样稀松平常。

夜度寒潭感觉像被天击挑上了半空,得意洋洋地飘忽着。任谁知道自己被人喜欢都会或多或少有些得意,人之常情嘛。

不过这并不代表两情相悦。夜度寒潭不愧是一会之长,冲击之后很快便冷静了下来,考虑半晌才尽量委婉地说:“千成,这事儿我觉得你有点误会了,一时间的好感说明不了什么,何况还是在网游里。”

屏幕里千成原地转了半个圈,直截了当地说:“那意思就是拒绝了。”

“嗯。”夜度寒潭应得也很干脆。

话音刚落,千成的身影倏地就不见了。夜度寒潭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是下线了。

还没来得及有什么想法,不远处夜未央咦了一声凑过来,问:“那小子今天走得这么早啊?平时至少还要转悠一个多钟头呢,吵架了?”

夜度寒潭听着忽然有些心软,回想这些日子千成那种傻乎乎的近乎拙劣的示好方式,估计他自己也是没什么经验之谈,单纯觉得喜欢了就拼命想要引起对方注意,哪怕是冲出来抢怪或者在旁边兜兜转转。

这时候蓝河也发来信息:“千成怎么突然下了,你拒绝了?”

“嗯。”夜度寒潭回,顿了顿又补充道,“距离太远了,他那只是幻觉而已。”

蓝河没说什么,想必他也清楚其中有太多不确定因素。几千公里的距离,素未谋面,生活习惯不同,线上线下不可避免的反差,还有性别问题。夜度寒潭不是歧视同性恋的人,但这并不代表他自己会喜欢男的。

其实其他问题都不算问题,问题是夜度寒潭不喜欢千成。

第二天,千成没上线。夜度寒潭乐得轻松,心想这也好,让他自己冷静一下,免得见面还尴尬。

第七天,千成没上线。夜度寒潭有点忐忑,这千成该不会是太受打击,吞卡了吧?

第十五天,千成的头像依旧是灰的。夜度寒潭按捺不住了,拖开好友列表直接问上蓝河。蓝河的回答很简单,千成说忙,没空。也不知是真是假。

就这样心神不宁地过去了一个月,夜度寒潭不得不承认,如果千成是故意来个欲擒故纵的话,这招真是使得相当漂亮。

最后夜度寒潭还是联系了蓝河,蓝河调侃他他也就厚着脸皮认了,拿到手机号找个借口出了工作室,迫不及待就拨过去。

“喂?”千成接得很快。

“千成?我夜度。”夜度寒潭说完又没了声,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惴惴不安,有点后悔事先没有酝酿酝酿。

“老夜?”千成显然是愣了一下,随即沮丧地哭道,“你快来楼下接我啊,我在门口蹲了三个钟了,霸图的门卫怎么那么凶——”

话没说完夜度寒潭已经哐啷哐啷跑下楼,出了大厅果然看见个拖着行李箱的家伙可怜巴巴地望着门口,一旁的门卫把他瞪得大气都不敢出。

八成是千成了。夜度寒潭觉得好笑,跟门卫打了声招呼递了支烟。没想到等他转过头来,身后千成可怜巴巴的模样早就换成了一脸狡黠的笑。

“我来Q市实习了,老夜不打算交个男朋友吗?”

霸气雄图第十区分会长夜度寒潭,今天也很心软啊。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39)
©色情男主播叶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