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男主播叶修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随笔。黄乐

黄少天每次路过楼下的“佳居乐”的时候,都很想冲上去把中间那个“居”字抠了。可惜他不是夜雨声烦,也不会三段斩。

他和张佳乐关系好是联盟里人尽皆知的,有阵子还被叶修调笑说是闺蜜,每次黄少天都大怒着送出两个中指一串声波炮弹。

谁想跟他当闺蜜了。黄少天撇嘴,表达不满的方式和张佳乐如出一辙。我的目标可是……嘿,不可说。

有时候张佳乐顺着目光看过来,莫名其妙地问:“你笑什么?”

“笑你啊。”黄少天眯着眼睛回答。

“笑我干什么?”张佳乐瞥。

黄少天一脸神秘兮兮地凑到他耳边,低声说:“自古枪系出美人,听说过没?”

“没有啊。”张佳乐疑惑了一下,顿时反应过来被调戏了,怒,“黄少天你大爷!”

黄少天早就哈哈笑着跑了,一边躲闪着张佳乐的追击一边还不停嚷嚷:“张乐乐张花花张美人张小辫儿!!!”

后来背上挨了重重一巴掌的黄少天呲牙咧嘴地想,都说长得好看的人脾气不好,果然是真的!

情人眼里出西施,这也是真的。其实张佳乐长得并不特别出众,顶多算得上五官清秀,但是架不住那种略带点忧郁的气质一渲染,连脑后低垂的小辫子都透露出一股艺术的气息。

黄少天第一次听苏沐橙转述陈果对张佳乐“长得相当精神,却透着几分忧郁气质 ”的评价的时候,很不给面子地笑得肚皮抽筋。忧郁?那个每天晚饭必跟他闹腾着抢鸡翅的张佳乐?乱开什么国际玩笑!

那时候黄少天还没意识到,喜欢一个人是会在不经意间沾染对方的习性的。就像相濡以沫几十年的老夫妻,总能在自己身上找到对方的影子。

后来国家队准备征战苏黎世了。

出发前一晚,黄少天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张佳乐正背对着他盘腿坐在床上玩手游,橡皮圈随意丢在一旁。

黄少天心头一动,爬上床,默不做声伸手从背后搂住张佳乐的腰,下巴搁在他肩上。

张佳乐僵了一下,什么都没说,挪了挪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靠着,继续玩着他的手游。

这么明显的暗示和这么明显的回答,彼此已是心照不宣。

黄少天嗅着张佳乐发间护发素的味道,伸手将他垂下的鬓发捋到耳后,低头吻他的脖子。张佳乐条件反射地往旁边缩了一下,随即转过头来迎上黄少天的唇,抬手环住他脖子,屏幕上还闪烁着“Game Over”的手机早已被扔到一边。

幸好宿舍的单人床并不算小,两个人争夺主动权的时候多少还能滚一滚。早知道应该把两张床并在一起的,黄少天暗想,一个翻身死死压住张佳乐,温热的手掌已经覆在了他裤头往下的地方。

“…靠!”张佳乐撇开头喘了一口气,耳根发烫,随即心一横,就着黄少天的脸又吻了上去。

黄少天喜出望外,一边回应着这带着满满侵略性的吻,修长灵活的五指已经毫不客气探入内裤中。

“咔嗒。”

清晰的开门声偏偏在这个时候响起,突兀地插入沉重的呼吸声中,黄少天和张佳乐动作一顿,脑海里瞬间都只剩下“我操我操我操我操”的咆哮。

一向淡定的张新杰此刻也有些不淡定了,握着门把推了推眼镜,努力告诫自己冷静要冷静,语速堪比黄少天地说了句“明天出发,早点休息别闹太晚”随即迅速关上门,还不忘贴心地把灯灭了。

黄少天和张佳乐在黑暗里尴尬地互相瞪着眼,忽然噗嗤一声笑了。

怕什么,以后的日子还很长呢。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152)
©色情男主播叶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