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男主播叶修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随笔。叶蓝

◎校车司机叶+幼儿园蓝。CP不CP的,随…随便啦……
◎我要是不懒,改天就正儿八经补成单篇。


叶修把圆头圆脑的小黄车开到小区门口停好,伸了个懒腰才从驾驶座上站起来。崔立接替他坐上了驾驶座,还不停催促他赶紧下车。

叶修倒是不急,懒洋洋地走到车座的后排,蹲下来向车上最后一个孩子伸出双手。

穿着兔耳帽衫的蓝河鼓着腮帮子,清晰地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不理他。

“哎,怎么不开心了?”叶修凑上去一点,伸手把置气的孩子抱起来,依旧慢吞吞地往车下走。

蓝河虽然没回答他却也没有动来动去,任他抱着,像平常一样用短短的双臂环着叶修的脖子,把脑袋搁在相对自己来说的确非常宽阔的肩膀上。

“小蓝不开心我也不开心,不开心就没糖吃。”叶修逗他,走进小区的时候还好整以暇地跟门卫打了声招呼,哪里有半点不开心的样子。

蓝河还是不说话,只是伸手揪了揪叶修的头发,又像模像样地安抚几下。

“是不是受欺负了,要哭鼻子?”叶修托着蓝河屁股的手往上掂了掂,另一只手不轻不重拍着他的背。

蓝河把小脸埋在叶修肩膀上,一只手还紧紧拽着叶修一撮头发,鼓着腮帮子就是不说话。

“再哭就不抱你了啊。”叶修压着嗓子恐吓。

蓝河似乎挣扎了一下,好歹把脸抬起来了,但依旧趴着不吭声。

“闹脾气的小孩我不喜欢。”叶修再接再厉。

蓝河突然挣扎着就要下来,叶修一看这情况不对劲, 连忙安抚说:“喜欢喜欢喜欢,小蓝怎么样都喜欢!”

哄得蓝河安静下来,叶修松了口气也不敢再开口逗他,只得闷声往前走,思索着幼儿园今天到底发生什么特别的事了,这孩子平时挺乖的啊。

半晌,倒是蓝河闷闷地开腔:“我是不是特别笨?”

叶修一怔,这是成绩出来受打击了?不对,幼儿园哪里有考试啊!想归想,嘴上当然还是忙不迭安慰不笨不笨你最聪明你最棒好得呱呱叫。

蓝河没吭声,快到家门口的时候突然直起身子揪起叶修一撮刘海,咔的一声别了个发卡上去。

“不许拿下来!”蓝河一脸认真地说着,那副表情在叶修眼里自动翻译成了“你要是敢拿下来我就哭给你看”这样的文字,偏偏他最怕就是小孩子哇一声眼泪飙得跟瀑布似的。

“行行行,不拿,赶紧回去吧。”叶修头疼地屈服了,在距蓝河家门口两三米的地方把他放下来,顺便跟等在门外的许妈妈打招呼。

“辛苦你了啊小叶。”许妈妈揉了一把扑进怀里的儿子的脑袋,笑着对他点头。

叶修摆摆手说不碍事儿,直等到许妈妈把儿子领进家里关了门才迅速把刘海上的发夹取下来。

我去,一朵小花。叶修无语了一阵,随手把发卡揣进了兜里。

晚上吃完晚饭,叶修习惯性摸烟的时候手指碰到一个小小的硬物,这才想起这个发卡。他掏出来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端详,小花是手工做的,层层叠叠的花瓣整齐固定在事先准备好的黑色发卡上,算不上特别好看,但看得出来很用心。

叶修略微一想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许博远在这个幼儿园里确实是一个特别的孩子——特别平凡。班里的同学如黄少天,那个特别聒噪的小话唠,双手灵巧到不行,每次手工都做得又快又好,是蓝河最最崇拜的偶像。第二崇拜的班长喻文州的手工是最富有创造力和想象力的。还有隔壁班一丝不苟的张新杰,手工跟从书本的图上取下来的似的,连褶子都一模一样。

小蓝河呢,就是一个最最平凡不过的孩子,一直认认真真地努力着,却怎么也比不上“别人家的小孩”。叶修叹了口气,不得不说,有时候天分这种东西真的挺会作怪的。

第二天早上,在小区门口等车的张佳乐刚看到叶修就喷出了一大口豆浆。叶修淡定地把着方向盘,淡定地提醒小朋友排队上车,淡定地看着在一旁笑得前俯后仰的张佳乐。

“真漂亮,棒!”张佳乐笑够了,还不忘装模作样竖起拇指夸赞。

“那是,不要太嫉妒哥。”叶修十分坦然地顶着跟他搭配起来颇具喜感的小花发夹,有意无意向后排瞥了一眼。

蓝河正歪着脑袋看他,双颊红扑扑的,有点不好意思又有点洋洋得意。

“去去去,嫉妒什么呀。”张佳乐上了车,不屑地撇嘴。

“昨天手工课啊,难道你没收到?”叶修故作惊讶,转而又了然状,“也是,你没收到那是正常的,毕竟哥的人气随随便便甩你几条街。”

张佳乐特别想竖个中指,顾及这一车祖国的花朵又硬生生憋回去,嘟囔句不跟你一般见识就走到后面给小朋友系安全带去了。

到了幼儿园门口,小朋友们吵吵嚷嚷排队下车,蓝河磨磨蹭蹭留到了最后面。

“怎么,还不开心呢?”叶修见他看向自己,于是伸手把他抱起来,一边叹气再宠就宠坏了一边朝教室走去。

蓝河一只手环着他的脖子,有些羞赧地享受着别的小朋友羡慕的目光,突然脆生生地喊:“小叶!”

我去!叶修一个踉跄,语重心长地教训道,“没大没小的,要叫叶老师知道吗?”

蓝河不管,转过头迅速在叶修脸上亲了一口。

“全世界我最喜欢你了!”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1)
热度(240)
©色情男主播叶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