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男主播叶修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随笔。乐天(已修改)

张佳乐和黄少天本来就是两个相似的人,外热内冷,清醒理智。要不是连性取向也意外相似,就不会在某个晚上意外滚到一起后顺势变成现在这种意外的关系。

后来有一天,张佳乐倚在门口说:“少天,反正都这么久了,要不我们真在一起吧。”

黄少天正盘着腿坐在客厅里打游戏,转头上下打量他一番,不冷不热开口:“不是说好不谈感情?”

这时候张佳乐就会特别讨厌他的简短。平时那么聒噪的一个人,总是轻描淡写地一句就让他寒到心底。

行吧,都说先动心的人就输了。输就输,打比赛那么多年起起落落,他张佳乐又不是输不起,大不了睡一觉读档重来。

黄少天到底还是知道张佳乐喜欢他的,他得承认他对张佳乐也有占有欲,不过也只是占有欲而已。至少当时他以为是。

黄少天记得特别清楚,张佳乐问他要不要在一起的那个晚上他们什么都没干,两个人窝在被窝里看了一部电影。

电影里陈捍东对蓝宇说:“玩儿这个都凭自愿,合得来就在一起,感觉不好就算了。”

然后他笑着又说:“其实要是两个人太熟了,倒不好意思再玩了。”

张佳乐没说话,黄少天却忍不住开口说:“虽然好像有点道理,两个人熟了还玩那多尴尬,但是也不是都这样的,你看……”他一愣,突然哽住了。

黄少天原本想说,你看像你和我,都多熟了还能玩儿。但是他突然意识到,这种“玩儿”对张佳乐来说已经负担太重了,这种负担就来源于他黄少天。

“看什么?说一半不说一半,黄少天你故意的吧?”张佳乐一只手举着平板,另一只手像一个真正的情人一样慢慢地摩挲着黄少天的指腹。

“看电影看电影,哪儿找的这么老的片子,怎么感觉还挺文艺范的,不过我听说过结局啊,最后是悲剧吧?”黄少天不动声色地转了个话题。

“嗯,悲的,很世俗的一个结局。”张佳乐说,眼睛一下都没有从屏幕里移开过。

世界上有那么多人谈恋爱,因为各种原因最后没在一起也太正常了。况且他们连恋爱关系都不是,他们只是“夥伴”。

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评论,张佳乐紧接着就捏起他无名指的指根半开玩笑地说:“要是有机会,我就给你在这里套个戒指。这样的结局最世俗了。”

黄少天忐忑不安又心情复杂地等了快有一年,张佳乐却没世俗起来。他们的关系莫名其妙地结束了。

他们一个在G市一个去了Q市,本来一年到头相处的时间就不多,久着久着没了多余的联系也是很正常的事。

黄少天偶尔还是会想起那天张佳乐说完那句话后闪烁的神情,现在他才明白,张佳乐大概要继续往前走了,就像当年放下百花一样放下他黄少天。

可是当年不咸不淡说着“说好不谈感情”的黄少天有点想知道那个戒指会是什么样的。他觉得自己大概就是那种需要被放弃过才会懂得不甘心的人,占有欲也好、习惯性也罢,人就是人又不是神仙,逃不过“世俗”二字。

退役三年之后,黄少天正被母上的相亲大计折腾得鸡飞狗跳,接起电话噼里啪啦就是一顿说:“妈你别急我真的在路上,我这次一定不会跑路你就别担心啦,没准我只是半路被外星人拐去做实验……我去,咳,不好意思,哪位?”

“我。”张佳乐的声音一下子带上了笑意,“听说你始终一个人,正好我戒指缺个人戴。”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6)
热度(82)
©色情男主播叶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