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男主播叶修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叶蓝】人不要脸

◎这是两个男人之间的故事。
◎我就是要撕毁蓝河乖乖仔的形象不服你咬我呀。
◎短小同样希望精悍。
================================

11月11了,又是一年光棍节。

G市冷得突然,跳过秋天就到了冬天,短袖变棉袄不过是一晚上的事。今年绿化带种上了木棉,这个时节当然没开花,叶子倒是掉光得光秃秃,树干是沉寂的灰白色,像抹了一层石灰。一切都在变,只有光棍没变。

蓝河今天是日班,下班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在宿舍和家之间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决定走上20分钟的路回家,沿途顺便看看那些无聊的“单身贵族”们今年又搞出了什么幺蛾子安慰自己。

一路走过去都没什么兴趣,无非是店铺打打折、送送礼,热闹点就是当街向女神求脱团的,反季玫瑰一大把,没什么看头。马路对面有人卖棉花糖,用纸板大大地写着“脱团不卖”,还打了几盏小灯,看起来红红绿绿的,跟圣诞节一样。

蓝河穿过马路站到小摊前,理直气壮要买一根西瓜味和青苹果味混合的,卖棉花糖的大叔上下打量着他,说:“可以是可以,不过干嘛要西瓜味跟苹果味混着?吃起来其实差不多的。”

“花花绿绿的,好看。”蓝河如是说。

戴着滑稽小毡帽的大叔耸耸肩,动作麻利地热锅放糖,一边卷动着丝丝缕缕的糖丝一边问:“后生仔,失恋啦?”

蓝河盯着那些融化又冷却的白色细线,似断未断,纠纠缠缠终究裹成一大团。半晌他才好像下定决心般嘿一声笑道:“没失恋,等会儿就去求脱团。吃根光棍棉花糖断个后路,万一成功了以后就吃不上了。”

大叔感叹了一句:“为了我的生意,我觉得我该祝你失败的。不过明天我就改卖情人棉花糖了,到时再来啊。”

蓝河笑说好,记得给我卷个大的。

正说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也来买棉花糖了,“大男孩”蓝河下意识往旁边侧了侧。

大叔笑了起来,把一大团棉花糖递给他,用一副过来人的口吻说:“后生仔,钟意吃什么你就吃,管别人怎么看呢,死要面子怎么泡妹啊,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嘛!”

蓝河无语了一番,嗯啊应着,付钱拿糖,边走边吃糊得一脸都是糖渍。




蓝河在单元门口抽了一支烟,快抽完的时候突然淅淅沥沥下起雨来。他站着看了一会儿,随手把烟头往雨水中一丢,转身大跨步上楼,身后红色的火星瞬间暗了下去。

回家开机登陆荣耀,荣耀里倒是热闹,到处都是闲得蛋疼的单身狗嚎着求脱团,甚至有好几伙围成圈玩野外pk的。

蓝河谁都没理,把蓝桥春雪开进主城后径直拉开好友列表,鼠标嗒嗒两下就把君莫笑灰色的头像点开了。

“叶神在哪呢?”蓝河直接问。

那边的叶修回得挺迅速,报了个比较偏僻的坐标。

蓝河二话不说传送过去,到了就见君莫笑正在调戏一窝小怪,来来去去把战矛挥舞得特别神气。

“叶神,一个人过节呢?”蓝河定定神,开了麦打招呼。

叶修嘿了一声,说:“过什么节,打怪都没有额外奖励,能叫过节?”

“万一光奖经验也没用啊,满级了。”蓝河咳了一声,顺手也开了两个怪杀起来。

“嗓子不舒服?”叶修问。

“没,抽了根烟有点哑。”蓝河又清了清嗓子。

“你也会抽烟?看不出来啊。”叶修意外。

“你看过吗就看不出来?我都抽了好几年了。”蓝河鄙视。

“那你平时肯定抽得不多,烟瘾大的人声音哪能是这样的。”常年与烟为伍的叶修颇有经验地说。

“是是是,像你这样的都烟不离口。”蓝河顺手贴了张媒体抓拍的叶修叼烟的照片。

“这什么时候拍的?不愧是专业人士,拍得哥挺帅啊。”叶修赞道。

“大神要点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重点在夸自己帅。”蓝河乐呵。

叶修不置可否,轰杀完最后一只小怪才问:“找我有事?”

蓝河一愣,在心里念叨了几声“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然后坐直了身体打开对话框。

“我讲个故事,你别当真啊。”

“嗯”叶修没问怎么不说话改打字了,只是应了声。

蓝河想了想,敲敲打打删删改改,好半天才发过去一大段话。

“某一年开新区的时候,有一个小白遇到了来新区玩的高手,小白觉得高手特别厉害又特别有意思,死皮赖脸缠着高手。后来小白觉得自己和高手应该是朋友了,还沾沾自喜好几天。小白觉得自己有点喜欢那个细心又执着的高手,高手也许知道,也许不知道。小白什么都没说。

“结果有一天,高手变成了下凡的大神,有很多追捧他、喜欢他的人。但是小白还是那个小白,只能远远地看着。后来小白决定再努力一把,他告诉自己说,如果高手已经忘了他,那他就离开荣耀,每天柴米油盐酱醋茶,日子还会是那么过着。

“可是高手跑得太快了,小白耐久耗光了都跟不上。果然还是距离很远,小白心想着,真的离开了荣耀。玩荣耀的时间那么长,可他就记得一个冬天。说完了。”

蓝河想把这个故事说得有趣一点,但是他不是写手,读书的时候作文也没得过什么逆天的分数,写个公会仓库管理条例还行,讲故事只能是这个程度了。

“呃,我看着有点眼熟啊。”叶修看得很快,回复也很快。

勉强编出个自己看了都觉得羞赧的故事本来就是为了勾一勾叶修的回忆,蓝河心头一喜,又装淡定地回:“哈哈你不会当真了吧?”

“当真不当真这种事很多吧,你随口说的没准就是别人的经历呢。”叶修说。

“……也是。”至少我比那小白好点,我一开始还算个高手呢。蓝河觉得效果不太显著,不过有反应也足够了,于是再接再厉道,“大神,问你个事。”

“问呗。”

蓝河斟酌了一下用词,问:“你还给人打工吗?报酬怎么算?”

“给蓝溪阁?”叶修一副了然的口吻。

“不,给我,许博远。”蓝河心一横,把自己真名打了上去,又把原本打算用的感叹号改成了更为笃定的句号。

“给你打工?”叶修意外了。

“是啊,来吗?”

“这有点新鲜啊,你要干什么?”

蓝河又开始默念人不要脸天下无敌,深呼吸平静了一下才一个字一个字敲过去:“要你做我男朋友。”

敲下回车键,蓝河紧紧盯着对话框,荣耀里的声效都被他自动过滤了,只能听到自己沉重又急速的心跳,一声、两声、三声。

叶修没有回应。

蓝河自觉很有耐心地等着,他觉得等了该有五分钟了,但是看一看屏幕右下角,数字才跳了一次。

等到数字跳动第二次的时候,蓝河略微迟疑了一下,试探着问:“不行的话,一个月?”

一个月三十天,一天二十四小时,一小时六十分钟,一分钟六十秒。而打动一个人只需要一瞬间,没准他可以抓到一两个这样的瞬间呢。

叶修依旧没有回复。

家里养的猫悄无声息地跳到蓝河膝上,扒拉着他的衣摆,抬着头发出细弱的叫声。蓝河双手把它抱起来举到眼前,轻声说句“乖,听话”,然后让它趴在自己肩头。

“那,一周?”

能有一周也可以了。一周的话,要是相处没什么不适,或许能尝试着要求继续下去看看?

蓝河已经有些无力,他伸手摸到了桌面上的烟盒,那里面的烟还很足,包装上印着小小的一行字:吸烟有害健康。他抽出一根叼上,咔嚓点燃。

有害健康又怎么样?最大的诱惑永远是上面的“黄鹤楼”或者“中华”,又或者是侧面那更小的“尼古丁”三个字,危险却充满魅力。

肩头的猫撇过头躲开那团白色的有害气体,打了个呵欠。

“一天?”

一天其实已经纯粹是一种安慰了,蓝河还没有异想天开到觉得自己能有“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的境界。

这场未成型的交易似乎从头到尾只有一个人在谈判。这时候就惦记起QQ的好来了,至少还能看到对方是不是正在输入。

屏幕右下角的数字跳到了21:00。

蓝河的脾气突然上来了,他觉得不甘心,一点都不。他一拍键盘,噼里啪啦敲过去:“那三个小时总行吧?光棍节也就剩这三个钟了,过完我就哪儿来滚哪儿去。”

Shit。蓝河发完就骂了句,深深吸了一口烟。紧张和忐忑的情绪早已经被几次三番的等待磨光了,他现在只剩下一股干燥的冲动在燃烧,产生的气体在身体里不断膨胀,把他本就挺直的脊梁撑得更挺拔。

一直默不做声的叶修终于有了动静,对话框一跳,跳出来六个大小相同、圆润漆黑的点。

紧绷着的情绪嘭一声破了,裹在其中的各种滋味都漏了出来。蓝河叹了口气,摘下耳机挂在脖子上,然后把趴在肩头的猫抱下来举到眼前,瞪着它转来转去的大眼睛嘟囔:“好了,今年光棍节还是咱哥俩过,过满整整二十四小时。”

近距离的烟味把猫惹毛了,挣扎起来给了蓝河一爪子。靠,蓝河郁闷地把它丢在了大腿上。

“喂喂,蓝河?”叶修开口叫他,挂在脖子上的耳机里只传来细微的声音。

蓝河听到了,慢吞吞戴上耳机,应了一声。

“我说蓝河,我才离开几分钟你没必要自降身价降得这么狠吧?才三个小时,也行吧。不过这次报酬有点高……

“我要一个许博远。”

窗外的雨声渐渐大了。


End.


光棍节贺文终于赶上了,可喜可贺,虽然百日叶蓝出了很大的问题可能要断更……
说好的乐天?……再等等吧。
@色情男主播苏沐秋 点的修伞?……再等十年!
接下来要给@色情男主播孙翔 写个生贺,冷cp安利注意!夜度寒潭×千成!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4)
热度(323)
©色情男主播叶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