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男主播叶修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黄乐黄】谁叫我这么喜欢你呢(已修改)

◎像黄乐又像乐天。自家的CP自己疼。
◎最近很喜欢幼儿园一样幼稚简单的告白,单纯得贴近心底。
=================================

“张佳乐,我觉得我好像不太正常,”黄少天斜躺在床上,一只脚在床尾晃来晃去,“我似乎大概可能八成喜欢男人。”

“哦,是嘛。”张佳乐没什么反应,只当他是又思维奇特了,自顾自把国家队服脱下来,蹲着在行李箱旁翻找。

“有时候被男的碰到会心跳得很快,有时候跟男的一起换衣服也会感觉有点不自在,我觉得应该是了。”黄少天歪着头偷偷打量他赤裸的上半身。

“真的假的?”张佳乐将信将疑,翻出一件圆领T恤套在身上。

“要不,你亲我一下试试?”黄少天拽着外套的帽绳,半开玩笑地说。

张佳乐听了却真的凑过来,伸手拨开黄少天的刘海,俯身把自己的额头抵上去,说:“也没发烧啊,怎么开始胡说了?”

温热的鼻息喷在黄少天脸上,近在咫尺的距离让他脑袋一热,一把勾住张佳乐的脖子就闭眼吻了上去。

措不及防的力度让张佳乐一下子压到了黄少天身上,脑子里嗡地一声,像闪光弹一样白花花地。

等他缓过气来,身体的本能已经让他毫不迟疑地推开了黄少天。

看着依旧斜躺在床上晃着脚的黄少天,站直身体的张佳乐有点尴尬,抱怨说:“吓死我了黄少天,以后别开这种玩笑了。”

“我没开玩笑,我是真的喜欢你。”黄少天仰着脸直直地看着他,被张佳乐拨开的刘海有几根还滑稽地翘着,表情却认真得要命。

张佳乐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满脑子混混沌沌地,只觉得不可理喻。

“那张佳乐,我现在要开始追你了。”黄少天坐起来,倒是露出一个笑。黄少天的笑其实特别好看,像阳光一样让人见了都觉得开心,所以他的女粉丝数量直逼周泽楷。

可惜张佳乐并不是他的粉丝,更不是他的女粉丝,他脱口而出只有简短的一个字:“别!”

黄少天的嘴角渐渐拉了下来,垂下眼睛想了很久,问:“是不是因为孙哲平?”

张佳乐脑子像浆糊一样根本没反应过来,胡乱点了点头,点完才明白黄少天是什么意思。他也将错就错不打算解释了,心想先拿老孙顶一顶再说。

得到肯定回答的黄少天像是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一点一点瘪下去,半晌才看着地面说:“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刚才不是故意的。”

张佳乐想说没事,又觉得分明有事,只好继续胡乱点着头,什么都不说。

幸好这时候孙哲平打电话来问怎么那么久,张佳乐才握着手机嗯嗯啊啊地逃出了房间,剩黄少天一个人继续躺在床上看天花板,然后闭眼睡上一觉,一觉到天黑。


张佳乐觉得黄少天是一个特别神奇的人,每天照样拌嘴闹腾打荣耀,看起来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不过也只是看起来。张佳乐能感觉到黄少天面对他的时候会有一瞬间的不自然,然后又马上扬起嘴角掩过去,该勾肩勾肩,该搭背搭背,一副哥俩好的样子。

不愧是机会主义者,突然闪现,发现情况不对又迅速藏回掩体之后,层层叠叠遮掩着谁也发现不了。

有时候张佳乐也会留意到一些以前完全不知道的东西,比如说他一直以为酒店提供的睡前牛奶本来就是甜的,后来才发现是黄少天趁他洗澡的时候往里面加了两块方糖。连这种小习惯都知道,黄少天对张佳乐真的挺上心的。

他大概就是那种喜欢谁就卯足了劲儿对对方好的人吧,嘴上顾左右而言其他,做事却悄无声息。张佳乐叹了口气,怎么黄少天就不能喜欢别人呢?他又想了想,觉得自己比别人出彩的地方大概就是特别倒霉,难不成黄少天喜欢看他倒霉?

不可能,黄少天不是这种人。张佳乐自己都对自己的猜测无语了一番,兜兜转转绕着圈儿想到底是为什么。


中国队,冠军。

赛后的记者招待会,被问到感想的叶修抱着手臂一脸理所当然,说:“这难道不是我们应得的?”

话刚说完黄少天就竖起拇指,说:“行啊老叶,认识那么多年你就这句话说得有点水平,冠军当然是我们应得的啦。哎对了你们有没有看比赛啊,我们中国队横扫千军……”滔滔不绝之势。

中国队的随队记者果断把话筒移到了张佳乐嘴边,黄少天这才收声。

“我们是冠军了。”张佳乐只说了一句话,内心复杂的情绪就迅速翻涌起来,激动、喜悦、感慨、自豪什么都有,他深呼吸对着镜头又认真地重复了一遍,“我是冠军了。”

一旁的黄少天悄悄握了握他有些颤抖的手又马上放开,笑着给他做口型说:“别紧张,你可是冠军啊。”

张佳乐愣了愣,这才发现自己已经不由自主攥紧了拳头,松开手感觉就像卸下了所有力道,连心跳都缓了下来。

也许一开始就不该攥那么紧的。

虽然还在别人的地盘上,激动不已的冯宪君当天晚上还是在入住的酒店安排了一场小型的庆功宴,夺冠后持续兴奋的众职业选手吵吵嚷嚷着简直要把天花板都掀了。

特别是黄少天。他喝醉了特别闹,一会儿喊着叶修pk,一会儿跟方锐起哄,拍桌子拍得手都红了。

喻文州无奈,有心把黄少天扶回房间里去又被其他战队凑热闹的几个队长缠着脱不开身。叶修估计是实在嫌他闹腾了,手一挥就说:“张佳乐快把你这好室友扛回去,好好发挥室友情啊。”

张佳乐迅速朝他比了个中指,环视一圈发现真没几个人还是保持清醒的,叶修肯定叫不动不说,周泽楷正左一个孙翔右一个唐昊扶得辛苦,两个妹子在沙发上聊天笑个不停,剩下的就差脱掉上衣踩到桌子上挥舞歌唱了。

真没素质。张佳乐暗暗鄙视了一下他的队友们,认命地把趴在桌子上的黄少天拉起来。

黄少天似乎是闹累了,听话地踉踉跄跄任他带着走,但嘴里还念叨着“队长你别扶我,叶修别跑再来”,实在是醉得厉害。

张佳乐把他一只手架在自己脖子上,由着他摇摇晃晃地走,也不搭话。

黄少天乱七八糟瞎嚷了一通,突然主动揽住张佳乐的肩膀,凑近耳边神神秘秘地说:“队长,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哦。”

张佳乐心里咯噔一下,侧头躲开他带着浓浓酒精味的呼吸,抖了抖肩膀说:“醒醒黄少天,我可不是喻文州啊。”

黄少天哪里管他说什么,自顾自继续喃喃下去:“我真的…嗝…特别喜欢他,很喜欢很喜欢……张……嘿嘿,不告诉你。”

张佳乐愣了一下,纠结一会儿,一边谴责自己趁机套话是不对的一边试探着问:“为什么喜欢他?”

“为什么不喜欢?”黄少天反问,又接着说,“好像,会发光一样。比赛的时候,我在台下偷偷看,好多好多年,二三四,五六七九,十,他打了八年了。为了冠军一直……为什么不喜欢他?”

张佳乐张了张嘴,不吭声了。

“每次,所有人都当我胡闹,只有他……跟我一起疯,一起开心,很棒对不对?”黄少天莫名笑了两声,又说,“我一直以为……等我们得了冠军,不喜欢我没关系,我可以慢慢追,一直一直追……”

张佳乐感觉揽着自己肩膀的手臂无意识收紧了一下,又松开。

“我以为我特别了解他了,要是我一直追,一直追,一直对他好,没准他会心软……可是我连,我连他心里有人了都不知道……我以为我们关系很好啊,可是他都不告诉我……不告诉我……”黄少天呼吸有点重,带着点潮湿的感觉,“那就算了吧,世界上人有那么多,那么多……”

黄少天说着挥舞了一下手臂,张佳乐一把拉下来,抱怨一句挡我视线了,然后紧紧扣住他的手腕。

“我大不了不要他了,不要了呗……”黄少天一点没在意,声音像黏在一起似的有些含糊,“队长,你说我是不是特别帅?我觉得我自己,太帅了!”

黄少天自顾自笑着,张佳乐只感觉一股酸涩的气息压在胸口,顶得他说不出话来。

好不容易把黄少天架回房间扔在床上,张佳乐给自己倒了杯水,转身却看见黄少天斜躺在床上歪着脑袋看他,眼睛里映着灯光,特别亮。

“可我还是喜欢他,就像……”黄少天费力地想了一会儿,“就像喜欢春天的花,夏天的太阳……”

后面嘟嘟囔囔还有两句,声音太低了张佳乐没听清。黄少天说完自己又在那里眯着眼睛笑,不知道是笑自己的比喻幼稚,还是笑别的什么。

笑了一会儿,他似乎觉得累了,呼吸声逐渐变得均匀又平稳。

张佳乐握着杯子在床边站了很久,看了很久,想了很久。


或许是长时间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下来有点不适应,第二天张佳乐突然莫名其妙就发烧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睡过去的还是晕过去的,一直处于半睡半醒状态,能感觉到有人在摇他,但就是醒不过来,有时候挣扎着睁开眼能看到几个人影走来走去,闭眼再睁开,却又一个人都不剩。

浑浑噩噩躺了将近一天,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脑袋沉沉的,眼睛像是罩了一层水雾,眨了好几下才看清眼前的人。

“要喝水?”孙哲平问。

“嗯,你怎么来了?”张佳乐咽了咽干渴的嗓子,挠挠头艰难地撑起上半身,靠在床头。

“黄少天打电话跟我说你发烧了,让我来看看你。”孙哲平耸耸肩,递过来一杯水。

张佳乐一愣,看了看周围,问:“那他人呢?”

“照顾你一天估计挺累的,我刚来他就出去了,”孙哲平说,“也没说去哪里。”

张佳乐倒是明白,黄少天大概是想给他和孙哲平留一点独处的时间。接着他又忍不住吐槽,不是以为孙哲平是情敌吗,这架势怎么还带助攻的?

随便聊了一会儿天就已经完全黑了,正是饭点两个人都觉得有些饿,孙哲平看张佳乐退烧后精神好得很,正提议要不要出去吃个饭,黄少天刚好开门进来。

“诶你醒了啊,你们是要出去吃饭?其实我买了粥的,我觉得病人吃清淡点比较好。不过明天国家队就要回国了,张佳乐你要是想出去的话要抓紧时间了,我不会告诉张新杰的你放心吧。”黄少天说着把手里拎的便当盒放到电脑桌上,便当盒还冒着热气。

张佳乐嗅了嗅房间里洋溢的粥的暖味,有些为难地看向孙哲平:“要不下次去吧,我今天想吃点清淡的。”

孙哲平当然也不会磨叽,点头站起来,说:“那我先回去了。”

孙哲平前脚刚走,张佳乐就沉下脸一声不吭瞥着黄少天。

“怎么了张佳乐,还不舒服?不是退烧了吗是不是又复烧了?”黄少天把便当盒打开,“饿不饿我买了肉粥,没有放葱花的。卖粥的地方太远了我差点回不来呢,到处都说鸟语问了路还是晕,幸好我聪明买了张地图,哈哈看地图我还不擅长吗?不过等我好不容易绕回来粥还是凉了,还好楼下的自助厨房有微波炉还能热一热,现在可能有点烫啊。”

张佳乐抱着手臂看他拿勺子慢慢搅着粥,突然问:“为什么叫他来?”

黄少天动作顿了一下,又继续不缓不急晾着粥,似乎想了想才说:“我觉得你醒来看见他的话应该会开心的吧,你要是怕他担心……”

“我骗你的。”张佳乐打断,伸手把还微烫的肉粥接过来,舀起半勺自己吹了吹。

黄少天一时间没转过弯,诧异地啊了一声。

“我说,我那天是骗你的,我跟他什么都没有。”张佳乐有点嫌弃粥里的姜,不过吃起来味道还不错,能在苏黎世吃上肉粥也该知足了,不知道黄少天到底是在哪里找到的店。

黄少天久久地看着他,嘴角一点点扬了起来:“那好,张佳乐我要开始追你了。我觉得我其实不错的,虽然可能性别跟你默契了一点点,但是别的方面我也可以慢慢来,你要是想找个人谈恋爱或者过日子了记得好好考虑一下我。”

张佳乐看他一脸认真的样子有点好笑,啪地把碗往桌上一放:“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当然喜欢啊!”

“像喜欢春天的花,夏天的太阳?”

黄少天一怔,紧接着一下子跳起来:“我靠靠靠靠靠幼儿园的东西了你怎么知道的?”

张佳乐笑得高深莫测:“我当然什么都知道,你再努力追一追,没准我就心软了。”

“追追追追追,再追十年都行!”黄少天叫。

谁叫我那么喜欢你呢。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4)
热度(455)
©色情男主播叶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