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男主播叶修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叶蓝】单方面

◎原著基础〖花吐病〗设定。网上资料少,有瞎掰。
◎不短小同样希望精悍。
==================================

这世界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症状是目前的医学水平无法解答的,比如有些人的身体能长出铁丝,有些人的毛孔能长出泥巴,有些人的身体能经受高压电流。

不过叶修从来没想过自己也会是那“有些人”中的一员。

本来也是,前一秒他还好好地在投影仪前复盘呢,讲着讲着后一秒就感觉嗓子有点痒,低头咳了两声居然咳出一朵白色的小花来。

“……”我去,这啥?

看着捏着朵小花一脸莫名其妙的队长,训练室里一时间有些失声。

“老叶,敢情你一直含着朵花给我们复盘呢?看不出来你居然这么清新脱俗小郎君啊。”魏琛啧啧摇头。

“老魏你……”叶修下意识开口,没想到刚一张开嘴直接喷出来两三朵小白花。

我嘞个擦这到底是什么鬼?叶修闭上了嘴。

咳出来一朵花还不说什么,就当喝花茶不小心卡嗓子眼里了。但刚刚这一下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花是叶修说话的时候“喷”出来的,总不能说叶修说话前还塞了满嘴的花吧。

“这怎么回事啊叶修?”向来急性子的陈果唰一下站起来,苏沐橙皱起眉毛也是掩不住的担心。

叶修无奈地摊摊手表示他也不知道啊。

“这花真是你说话带出来的?”陈果急了,“你再说两句试试?”

冷不丁被要求说两句时总会有些大脑当机,叶修停顿了半晌,清了清嗓子确定喉咙里没有任何异物才字句清晰地开口:

“老魏没下限。”

结果众人睁大眼睛瞪了半天,却并没有花掉出来。

“哎,怎么没事了?”叶修也有点讶异,这种“再说两句”的试探就是抱着一线希望的侥幸心理,结果不吐了还真有点没反应过来。

“靠,论下限老夫哪能比得上荣耀心脏大师啊?”倒是魏琛第一个拍桌反应过来,虽然他的重点是错的。

“没事就没事你能别宝贝似的捧着那两朵花了么,大老爷们儿看着太恶心了,拿个盆来我都要吐了!”方锐捂胸口叫道。

“我靠哥……”白色花瓣噗一下跳出喉咙,又转转悠悠飘了下来。

我还是闭嘴吧。叶修又闭上了嘴。

训练室里的兴欣众人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一时间静得出奇。虽然平日里大家伙儿跟叶修吵吵闹闹叫叫嚷嚷随意惯了,他叼着烟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也不甚介意,但这下搞出那么莫名其妙的状况,饶是魏琛方锐这样的垃圾话高手也一时半会儿反应不过来,其他人更是不知说什么好。

叶修看这场面倒是想说点什么缓解气氛的话,但又怕一开口喷出花来只是适得其反,只能保持缄默。对他来说不过是喷个花而已,目前也没什么其他症状,要担心也该听听医生怎么说再担心啊。

幸好还有思维跳脱的包子在。

“老大就是厉害,”包子满脸兴奋,就差冲上来给叶修一个熊抱了,“你们有没有看过格林童话?那里面就有一个女孩子说话能吐出玫瑰花,后来还成了皇后呢,哎老大你是要嫁人了吗?”

“没有,包子你镇定……”叶修连忙否决,跟包子他还能计较什么说话逻辑。

不过包子这么一搅和,训练室里的氛围倒是恢复过来了。

“老叶你这是漂亮的姑娘就要嫁人了?就你虚胖脸也得有人要才行啊!”方锐首先嘲笑。

“摆酒席请几桌都别客气,不枉老夫和你兄弟一场,每桌补贴五毛钱怎么样够不够?”老魏翘着二郎腿一幅财大气粗的样子,“干脆每桌一块钱吧,别太感激老夫!”

“你们俩越说还上瘾了是吧!”叶修头疼地一拍桌子,“这么闲,都给我练习去!”

叶修是兴欣队长没错,奈何比队长更大的老板娘在呢,老板娘不说撤哪有收兵的道理?

“复盘还没结束呢,老叶你倒是接着啊!”方锐也抱胸翘着二郎腿。

“哎对了!”魏琛一拍大腿叫道,“包子拿个盆来给你老大接着,攒够一盆拿去当君莫笑的周边卖了,估计还能小赚一笔呢!”

“去去去你俩自己折腾别带上大伙儿,包子别听他的把盆放回去!小唐小安一帆接着训练,没什么事儿。”看着再闹下去就没个停了,叶修赶紧赶人,互喷了好几回合才把人都赶回训练状态。

“叶修,你现在好像不吐花了。”旁边一直关注着最本质问题的苏沐橙欣喜地开口。

“不吐了那不就没事儿了,沐橙你也训练去。”叶修是真没放在心上,随手把手里的小花往垃圾桶一扔,关了投影仪就走下来。

“那也不行,你必须去看看医生。”陈果一如既往地忧心忡忡,“马上就季后赛了,看病不能拖啊。”

好吧季后赛,这理由叶修不得不屈服。一年多的奋斗为的可不是区区季后赛名额,剑指冠军的队伍任何方面都不容有失。

“那也得明天吧,你看这都几点了。”

陈果看着无所谓地利索刷卡登陆的叶修,气不打一处来,上去就勒脖子使劲儿摇晃:“叶!修!你怎么一点都不担心?你怎么不担心?”

叶修被摇得头晕眼花,说话都是一墩一墩地:“别…摇了……死了……”

众人从游戏里抬起头,投来既是同情又是幸灾乐祸的目光,连苏沐橙都在抿唇笑着。

好不容易等陈果气过了松手,刚刚还一副垂死样的叶修瞬间没事人似地噼里啪啦就开始敲键盘,边敲边说:“老板娘你就别担心了,反正都这样了担心有用的话还不如担心担心比赛的事儿呢。”

这倒好,陈果一皱眉真转身回去担心起比赛的事儿了。

叶修也不理她的纠结,自顾自登了网游打算跑一趟主城,刚上线就看到头顶“蓝溪阁公会”字样的剑客提着光剑走了过去。

“哟这不是蓝河嘛,唔咳咳咳咳……”

半指长的小花咳了一手,还有几片花瓣稀稀落落落到键盘上,黑白相对泾渭分明。


第二天一大早,叶修终究还是被陈果押送到了医院,跟来的只有苏沐橙。包子倒是想来,被叶修以训练为由义正言辞拒绝了。

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倒是安文逸打的追了上来,推了推眼镜说他也感觉嗓子有点痒,顺道来看看。

一行四人也不知道这种情况到底该挂哪科,一番折腾终于还是进了五官科的门诊室。本以为是什么前所未见的杂症,没想到刚一形容医生就点头明了了。

“这是花吐病,起源于日本,目前我国已经发现好几个病例了。吐花说是五官科其实有点勉强,这病就是一种心理病,说简单点就是单恋成疾了。”

单恋成疾?四人的表情都微妙起来,叶修不知想着什么咳出一大口小白花。

“吐花的症状会随着单相思程度加深而越来越严重,最终可以致死。这种病状可能会突然发生,但接触花瓣也可以传染,病理还不清楚,目前也不知道怎么药物治疗,”医生说着伸出两根手指,“只有两个方法,一是两情相悦,二是移情别恋。”

诊室里沉默了一阵,这心理病不像生理病吃吃药就能好,怎么折腾得看叶修自己的意思,别人能说什么?倒是当事人知道了病因却表现出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了。

“医生,我也接触了花瓣,但是我只感觉嗓子不舒服,并没有吐花,这是怎么回事?”安文逸昨天帮叶修收拾键盘是大家都看到了的。

“很简单啊,你现在没有喜欢的人吧?不过以后要是单相思的话会不会发病也难说,毕竟病例少,研究不易。”

安文逸点了点头。

回程的路上大家坐在出租车里都没有说话,叶修看着窗外一如既往从容淡定,苏沐橙安文逸倒是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只有陈果一直挪来挪去像热锅上的蚂蚁。

“叶修,接下来你到底打算怎么办?”陈果终究还是坐不住了。

“打比赛争取拿冠军啊,什么怎么办?”叶修自然而然地回道。

“就这样打比赛?”

“那不然呢?打荣耀用手又不是用嘴,当我黄少天呢?”叶修笑。

“……”陈果一时语噎,又换了个话题,“那,就那个人,是我们认识的?”

“认识吧。”叶修回得有些含糊。

“不是我们战队的?”陈果又问。

“蓝雨那边的。”叶修咳了一声,把吐出的花塞进口袋里,免得掉在车里被人碰了传染。

“蓝雨没有女选手啊!”陈果惊,又疑道,“难不成是俱乐部的工作人员?”

“嗯。”叶修没张口,用鼻音应了一声。

“那你抓紧时间告白啊!”陈果紧张起来,一瞬间已经替叶修脑补了好几个告白方案,苏沐橙也看向了叶修。

“这个……”叶修脸上浮现出一种踌躇的神色,“恐怕不太行。”

“怎么不行?”陈果疑惑。

“因为…我和他不熟。”叶修无奈地苦笑了一下。

“什么?”陈果大惊,这下连安文逸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可能在网游里还比较熟吧,去G市打比赛的时候也见过几次。”叶修解释说,然后背着司机把不停掉出来的白色小花偷偷收起来。

陈果看着心里有些难受,迟疑着问:“不熟也是……真的喜欢?”

“有些人你看一眼就觉得很喜欢,有些人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你都觉得喜欢,有些人相处得再熟你也不喜欢,这种事谁说得准呢。”叶修平静地说。

三堂会审还是以沉默结束了,陈果最终也没问出来那是谁。

晚上训练的时候安文逸给叶修发来一句话。

“这种花是雏菊。”附带一张雏菊的图片。

排列整齐的长椭圆形的白色两层花瓣,黄色的花心,花盘直径只有半根手指的长度。

“哦,收集一下晒干还能泡茶呢。”叶修笑笑,回。

等了一会儿安文逸也没回复,叶修刚想把聊天窗口关掉,他又发来一句话。

“队长我刚刚查了一下,雏菊可以泡茶入药,降火明目,花语是深埋心底的爱。”

叶修对着这句话看了好一阵子,然后轻声咳了起来。


除了刚开始那几天魏琛方锐还挤眉弄眼开几句玩笑,后来的日子和以前没什么不一样,训练、比赛、复盘,只是有时候叶修说着说着话就会突然闭口不言,半晌又重新开口谈笑风生。陈果在叶修的电脑旁放了一个专门的垃圾桶,晚上训练结束后叶修也会记得把积了小半筐的雏菊带去厕所冲掉。

记者招待会叶修照样参加,觉得嗓子痒的时候一个眼神不管是方锐还是苏沐橙安文逸都会自然而然地把话头接过去,一切看起来真的没什么两样。

只有陈果始终忧心忡忡。有天晚上回上林苑的时候,实在憋不住她就偷偷把苏沐橙唐柔拉住,说:“医生不是说病情会逐渐加重?我看叶修也没怎么样啊。”

苏沐橙啊了一声,说:“医生说的是单相思程度加深才会加重啦。你也别太担心,叶修他自己会处理好的。”

结果这么一说陈果更难过了,说:“所以他就打算一直这样不咸不淡不声不响的?”

旁边的唐柔倒是开口道:“果果你有没有想过另一种可能,如果叶修一开始发病的时候喜欢的程度就很深的话,病情也是不会加重的,因为已经不能更喜欢了。”

陈果吓了一跳,声音陡然拔高:“不会吧?”

苏沐橙也愣了一下,却是想到了另一个方面:“或许这样也不错,感情不能加深那就只能变浅了,以后时间长了不喜欢了也不一定呢。”

唐柔摇摇头,说:“但你们看叶修玩荣耀,这么久了他有厌倦的时候?我怕对感情他也一个样。”

陈果和苏沐橙都沉默了。

能微笑着说出“再玩十年我也不会腻”的人是可怕的,长情得可怕,也长情得可怜。

不管别人怎么纠结担忧,反正叶修也就这么过着,叼着烟晃荡来晃荡去,看起来什么事都不上心,其实什么事都比别人细心得多。

马上就蓝雨主场,叶修说不忐忑是假的。怕是怕比赛前发病的话会影响战队,走到季后赛了稍微有一点差池都会断送整个赛季,他对这什么花吐症会不会被媒体挖出来倒是不甚在意。

所以为了避免自己心情起伏导致发病,一直到比赛结束叶修都没有联系蓝河。好在比赛进行得很顺利,当然这个“顺利”不是指比赛过程,只是指叶修的心绪控制得很顺利。

但千考虑万留意,赛后的记者招待会还是出现了问题。

就在记者提问的间隙,招待室的后门突然被悄悄推开了。面对着整个招待室的叶修注意力自然被吸引过去,来人探了个头进来,刚抬眼目光正好就和叶修对上了。

像是偷窥被发现似的,他弯了弯嘴角露出一个有些窘迫的笑,点点头又退了出去。

“咳……咳咳咳咳……”

叶修猛地站起来,过激的动作甚至带翻了椅子,在招待室里发出巨大的响声。全场记者和坐在叶修旁边的魏琛都吓了一跳,捂住嘴不停咳嗽着的叶修连一个表示抱歉的眼神都没来得及给就快步跨进了离开通道。

马上得知叶修“不太舒服”的蓝河找到他的时候,他正扶着员工通道的墙咳得一副快断气的样子,整朵的、残碎的雏菊根本挡不住,都从指间漏了出来。

“叶神?你这怎么回事?”蓝河吃了一惊,这林黛玉上身也没见吐真花的啊,伸手就要去扶他。

一直咳得都快弯下腰去的叶修这才注意到蓝河,条件反射就要躲。

“那我去叫人?要队医还是队友?”蓝河也不强求,拍着他的背问。

“别…咳咳……”叶修连忙摆手拒绝,说话间更多的白色小花争先恐后从手指间漏出来。

“你别逞能,都这样了我还是去叫你们的人来。”蓝河顺手接了一朵小花在手指间捻了捻,并没有唾液的润湿感,就是常见的新鲜的花。

叶修连阻止都来不及,只能一把拽住就要转身的蓝河。

“咳咳…等会儿……”叶修深呼吸,勉强把嗓子里的痒压了下去,“蓝河你,咳…有没有感觉不对劲?”

“什么不对……”蓝河有点疑惑,但话没说完一簇同样是白色的小花就从嘴里滑了出来。

这是天竺葵,叶修认得。他老家窗台上就摆了一盆。

半晌,蓝河和叶修互相瞪着眼睛。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蓝河觉得有点崩溃,两大男人面对面互相喷着花算是什么情况?

叶修的咳嗽倒是缓了许多,神情平静又有些复杂。

“蓝河,”他伸手握住蓝河的肩膀,一脸的认真把蓝河看得有些发毛,“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

蓝河被这莫名其妙的话题转折弄得也莫名其妙起来,点头道:“有啊。”

“是我?”叶修问得干脆。

“是啊。”蓝河嘴角一扬,答得也直接。


End.

天竺葵花语:偶然的相遇

吐花这个梗我想了挺久的,总觉得叶修会特别适合向日葵“沉默的爱”、卡萨布兰卡“淡泊的永恒”之类的花语,根本就是想说叶修的感情是那种不动声响的感觉,可惜笔力不足没表现出来。

@色情男主播经纪人千机伞 @色情男主播孙翔 @色情男主播苏沐秋 @色情男主播许博远 哥更了差不多五千字,怕了没?区区三千字,呵。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2)
热度(440)
©色情男主播叶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