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男主播叶修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黄乐】穿过半座城

◎黄少天×张佳乐。冷cp怎么了不服憋着。
◎禁我言的人都给我出来吃我安利!!!
◎三千字你个头!!!
================================

黄少天出现在小区门口的时候,张佳乐觉得自己简直是穿越了。

夏末秋初的天气其实半冷不热,黄少天穿着连帽衫中筒裤跨在自行车上,笑得眉眼弯弯地,活脱脱是个高中生的模样。

好吧确实他年纪还不大,二十四五岁罢了。张佳乐心想。

“去不去?我带你。”黄少天问。

“去。”张佳乐也爽快,直接就上去坐在了后座。

“走了啊。”黄少天喊了一声,歪歪扭扭骑出去老长一段路,才稳住车头。

“黄少天你行不行啊?”张佳乐忍不住骂,歪来歪去他已经快要吓死了,不得不伸手去抓后座的横杆。

“靠靠靠,怎么不行你看我骑得多顺畅!”黄少天径直穿过马路骑在自行车道的树荫下,速度很快。

“鬼都看得出来你很久没骑了,你当你还十八呢骑那么快?”虽然风吹得很凉快,但是张佳乐其实坐得不太舒服,车座不高他的腿实在没地方落脚,只能一直勾着。

“滚滚滚,我十八岁的时候你才刚认识我,知道我骑车什么样儿吗?再说了那时候我都成为职业选手了哪来的时间骑车。”黄少天似乎心情很好,说话声调都提了起来。

“得了吧,别说十八你还没满十六我就认识你了,那时候你还在网游里满世界抢boss呢。”说着张佳乐有些感慨,从刚开始稚气未脱的小剑客到现在一击必杀的剑圣,不知不觉也有十年了。

“你怎么跟老叶似的!旧事不要再提知道吗!丢脸,太丢脸了……”黄少天郁闷,如果不是骑着车他估计都要捂脸了。

张佳乐在他后面只是笑。风把黄少天的衣摆吹得鼓鼓的,又从衣摆下方漏过来撩拨着他的头发。几个真正的少年骑着山地车呼啦啦从他们身边掠过,年轻又张扬,看得坐在车后座的“老家伙”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去我去我去,小子你们很嚣张啊!我年轻十岁一样是风一样的少年你们知道吗?换句话说等你们像我这么大的时候不一定能有我这样载着女朋友招摇过市的日子知道吗知道吗?”黄少天怒,却还是保持着原来的速度骑着,并没有真的冲上去一较高下。他毕竟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稚嫩的小鬼了,知道有些事没必要再去逞能。

但是张佳乐的重点可不在速度上。

“滚你的,谁你女朋友?”他怒道,一巴掌拍在黄少天背上。当然,并没有用很大力气。开什么玩笑,万一拍得狠了黄少天车头一歪,自己还在车上呢这不是亏大了?

“哎哎哎我载着男朋友男朋友,他们载着女朋友得了吧!”黄少天倒没有特别在意那不轻不重的一巴掌,拐弯之后车流明显多了起来,他得注意着车。

张佳乐没再说话了,只是看着周围不断倒退的行道树和商铺出神。

这两个人怎么走到一起说起来也挺扯的。

虽然百花俱乐部在K市,但张佳乐其实是G市人,就住在黄少天隔壁那个小区,紧挨着一所中学。校区一般都比较安静,偶尔碰上上学放学时间才会有学生吵吵嚷嚷涌出来。

那时候张佳乐还不知道黄少天就是那个吵死人的剑客夜雨声烦,两个人倒是经常在学校旁边的甜品店碰到,一来二去就有了点头之交。

再后来等待甜品小妹鼓捣的时候黄少天开始跟他说话了,张佳乐只有一个感觉就是“如同滔滔江水绵延不绝”,头疼得要命。

黄少天说他喜欢吃这家店的豆腐花,甜甜的滑滑的,张佳乐就说那双皮奶不也甜甜滑滑,黄少天白他一眼说双皮奶贵五毛钱呢。

好吧,你狠。张佳乐服气了。

第一赛季后的整个夏休期张佳乐几乎天天能碰到黄少天,两个人交集并不算多,天南地北扯上一碗甜品的时间就各自回家,也没想过留个姓名啊电话什么的。他一直以为黄少天是个放假的学生,直到后来他离开G市和孙哲平一起出道夜雨声烦激动地唰唰唰给他刷了通篇的感叹号,他才知道那个豆腐花是蓝雨训练营的黄少天。

这种巧合总是容易让人联想到一种叫做“缘分”的东西,加持着“缘分”光环,那个人总归就有点不一样了。

黄少天和张佳乐实在有太多相似之处,比如都心思细密,比如都沉着冷静,比如以上那两个“比如”在平时根本看不出来。你喜欢的东西我也喜欢,你高兴的事我也高兴,既然待在一起很舒服的话,那不如就在一起吧。

哦对,他们之间其实还有一道很严重的堪比世界难题的分歧,就是豆腐花和双皮奶到底哪个比较好吃。

黄少天还在不停说着话,从左边那辆车是哪个牌子哪个型号好像有点炫一直说到前面那个急刹车的智商下线了吧,好像永远也没个完。张佳乐靠着他的背懒洋洋听着,偶尔跟他拌几句嘴,没个完怎么了哥乐意听!

黄少天带着张佳乐骑了很远的路,远到薄汗从他的额头上渗出来,远到张佳乐勾着的腿发酸,远到穿过了大半座城。

“到了没有怎么那么远,你到底要去哪儿?”张佳乐担心他体力不行,几次要求换自己来载他,都被黄少天以各种理由拒绝了。

“到了到了马上拐弯就是了。”黄少天语速很快,听不出是敷衍还是真的就要到了。

张佳乐还想说什么,黄少天却已经开始刹车减速,自行车滑过一个路口,在刺耳的急刹中停了下来。

“怎么样怎么样,终于还是被我找到了吧。”黄少天还顾不上从车上下来就先得意了一把,像个等待老师表扬的孩子。

张佳乐忙不迭从车上下来,站稳了酸麻的腿才抬头看那店。

“我去怎么搬到这里来了。”正是他们以前经常去的那家甜品店,某个夏休期张佳乐回到G市发现它搬走了还唏嘘感叹了好一会儿。

“谁知道,可能是铺面到期了吧,那时候学校周围的铺子关了挺多家的。不过搬那么远让老顾客找得很辛苦啊,也不知道出个告示什么的。”黄少天连车都懒得锁,随便往那儿一扔就跟张佳乐进去了。

一样的装修一样的菜单,意外的是甜品小妹居然还没换,一见他们就笑着打招呼说好久不见,还是豆腐花和双皮奶吗。

两个人再一次坐在店里吃着甜品,都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不知不觉走了那么多年,果然还是这里的豆腐花和双皮奶最合心意,就像只有身边这个人最合自己。

骑着自行车咣哩咣啷穿过半座城市只为吃一碗甜品,想想有点文艺啊。张佳乐坐在回程的后座上,伸手揽住了黄少天的腰。

“骑那么快干什么,你当你还十八呢?”

“十八怎么了,八十都这样!”黄少天喊着,晚风哗啦一下吹起了他的衣摆。



End.

没错我就是摸鱼你打我吖。
群里的挂我三千字的,我记住你们了!就是只有两千爱看不看!!!!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7)
热度(119)
©色情男主播叶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