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男主播叶修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叶蓝】他已经老了。

◎这是两个老男人之间的故事。
◎短小同样希望精悍。
◎已经是第三次摸鱼,中篇依旧遥遥无期。
==================================

“……哦对了,你谁?”

“我少天啊,夜雨声烦记得吗记得吗?当年我可是剑圣!”

“胡说什么呢,黄少天那个话唠哪里是剑圣,他用的明明是战斗法师。”

“老叶你老糊涂啦,孙翔和唐柔才用战斗法师,还有邱非那小子后来也挺牛的啊。苏妹子是枪炮师,老韩是拳法家,张乐乐是弹药师,方锐是盗贼转气功师,还有……”正剥着柑橘的老友喋喋不休起来。

“好像是啊。”他恍然大悟似的点着头,半晌又问,“哎对了,你是谁啊?”

“我少天啊。”黄少天又回答了一次,“老叶你真是老得什么都记不清楚了,果然不行了吧叫你当年那么拽这下报应了。”

“扯淡,谁说我记不清了,我还记着夜雨声烦被树砸了半管血呢。说起来,少天那小子好久没来了啊。”

“……我就是少天啊你明明啥都记不清了为什么还非得记得那码事儿!”黄少天怒把柑橘一整个塞进了叶修嘴里。

听着客厅里的对话,厨房里传出笑声来。

“叶神这样多久了?”黄少天的妻子边切肉边问。

“去年还是前年吧,刚开始还行的就是有点健忘,后来慢慢就这样了。”蓝河虽然年纪也不小了,却还显得很精神,正耐心地给空心菜打结。

“每一根都要打个结?”

“嗯,叶修喜欢,说口感好。”蓝河没抬头,嘴角已经染上了笑意,“年轻的时候都是他惯着我,现在老了换我来照顾他,也算是扯平了。”

“他这样子,生活很不方便吧。”

“还成,有时候像个孩子似的,叫穿衣服总是把扣子扣得歪歪扭扭纠成一团。你看他那双手,当年金贵着呢现在也开始抖了。”

于是绾着发髻的女人抬头往外张望。

“手抖也没啥大不了的,主要还是记不住东西挺麻烦的吧。有次我早上有事要出门,走得比较急就没叫他起来。后来他自己起来了在浴室里刷牙,刷完之后突然忘记刚刚刷过牙了于是又走回去刷。等我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来来回回刷了好几遍,半管牙膏都被他刷完了,满嘴泡沫还咧嘴朝我笑,傻透了。”蓝河说着笑出声来,眼角拉出长长的鱼尾纹。

“记忆力怎么糟糕到这个地步?”

“也没有,时好时坏的,有些记得住有些记不住。”蓝河说着沉默了一下,嘴边的笑意消失了。

女人帮着他把火打上,热锅。

“我也一直以为他记忆力已经糟到记不住前一秒发生什么的地步了来着,但实际上他还是记得一些的。”蓝河依旧低着头边忙边说,口吻淡淡地,“那天我和他出门买点东西,我说你在这里等着我,别到处乱走。”

叶修翘着二郎腿坐在长椅上点头应了,好整以暇的样子。但蓝河提着鸡蛋回来的时候人却已经不在长椅上了。

“他站在马路中间,车来车往使劲儿对着他按喇叭,他一点反应都没有。叶修低血压,经常会突然就两眼一抹黑,我估计他那时候也是过马路过到一半眼前就黑了。我吓得要命,拉他回来就是劈头盖脸一顿骂。你知道我们年纪都不小了,也没有领养什么孩子,他要是出什么意外我真的……”蓝河垂下眼去。

换成年轻的时候,很多人都不愿意把自己内心的恐惧和脆弱轻易表露在外,但此刻这是一个老人的特权。

女人正想安慰什么,蓝河又抬起了双眼。

“我真的怕,怕他就这么走了剩我一个人。”

后怕过后剩下的只有怒气,蓝河破口大骂骂叶修白痴吗为什么不听话,为什么要自己过马路,被车撞到怎么办你真当你大神了了不起啊,乱七八糟的想到什么就骂什么,骂着骂着就抱着他哭了。叶修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迷茫无措,半天才拍着他的背说:“蓝我错了,你别生气。”

“我问他为什么不留在原地等我,他说他看到对面在卖河粉,想过去买给我。”蓝河扯起一个难看的笑,“一直到现在,每次过马路他都会主动握住我的手,嘟嘟囔囔地说小蓝我错了你别生气。你看,他还是记得一些东西的。”

厨房里只剩下噼里啪啦的油爆声,女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于是也跟着沉默。半晌她才又开口:“你们当初应该要个孩子的,领养或者试管婴儿什么都好。”

“是啊应该要一个的,可惜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吧,”蓝河熟练地翻炒着,脸上已经重归平静,“老了觉得再要孩子对孩子也不负责任,就这样放着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自己还能照顾得来,现在只求比他晚走一些日子,别让他一个人活着孤苦伶仃受委屈就行了。”

女人还想说什么,蓝河却是摆摆手:“你出去跟他们说说话吧,这里我能行,而且这几年叶修老是吃不惯别人做的菜。”

女人于是出去了,留蓝河一个人继续在厨房里忙碌,干瘦的双手在火光下映出一层光亮来。





饭菜上桌,叶修的视线已经锁定了目标,黄少天在一边举着筷子蓄势待发。

箭拔弩张。

蓝河和女人无奈地看着这俩老孩子,也没出声。

谁想叶修突然转头,问:“小蓝呢?”

蓝河淡定自若:“他在呢。”

“哦。”叶修点点头又继续对盘里的菜虎视眈眈。

黄少天倒是疑惑了:“什么什么?小兰还是小蓝还是小澜?谁啊?小许你名字里没个lán啊!”

蓝河笑着解释:“以前刚认识的时候我账号卡带个蓝色的蓝字,他老叫我小蓝,后来在一起就改口许博远了。不知怎么的这两年又叫起小蓝来了。”

“看来老叶执念很深啊啥都记不得了还记得小蓝小蓝……我靠靠靠靠你犯规!!!”黄少天正念叨着,一分神就被叶修抢了先。

“呵,谁跟你定过规则了?”叶修得意洋洋夹到一筷子鱼肉,放到一个空碗里。

“你耍赖!!!”黄少天还在忿忿,女人就笑着夹了菜放在他碗里。黄少天噤声了。

蓝河也笑,伸筷子去夹那碗里的鱼肉。

叶修看着他似乎努力回忆了一会儿,然后问:“你是谁?”

蓝河说:“我是许博远啊。”

“哦——是小蓝啊。”叶修点头,又嘀咕着,“小蓝最喜欢吃鱼啦,要多夹一点给他。”

“你也很爱吃鱼的。”

“是吗?——我不记得了。”



【他忘了很多事情,却从未忘记爱你。】


End.

很短。本来还有一段的,觉得没必要就没写。
原本取名的时候在想是叫“他老了”还是“他已经老了”,斟酌了一番还是决定加上语气。
记得那个公益广告吗?
——“爸你干嘛?”
——“我儿子…最喜欢吃这个了……”
他忘了很多事情,却从未忘记爱你。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8)
热度(528)
©色情男主播叶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