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男主播叶修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叶蓝】程序终止

◎姑且算是两个男人之间的故事。
◎原著基础二次设定。题材不太熟,BUG见谅。
◎二次设定不算在撕毁系列里。蓝河形象应该没有乖乖仔。
==================================

叶修有个secret,这个secret很多人都知道,比如苏沐橙啦黄少天啦韩文清啦。但是许博远不知道。

叶修是个Intelligent Visionary Ⅰ,和叶秋一样。

电视上正在播最近很火的一个新闻,某著名当红女星公开承认自己是Intelligent Visionary Ⅶ产品,表示“不愿意欺骗所有曾经爱我的人以及将来依旧会爱我的人”。

主持人的评论永远是模棱两可的,粉丝的态度却是两极化非常明显。有的人接受不了,粉转黑大喊着被机械音骗了;有的人坚持着这是真爱,支持那个能唱出华丽转音的女星继续走下去。

最后的结语是女星面对镜头平静的脸。

“我是一个Intelligent Visionary,我不想看到将来我爱的人知道这个事实的时候露出厌恶的表情。所以现在我告诉全世界我是个Intelligent Visionary,如果你还愿意爱我的话我会用尽我短暂的一生来爱你。”

蓝河漫不经心地听着,水果刀略显笨拙地在苹果上打着圈,厚厚薄薄的苹果皮掉在茶几上。

叶修就坐在他旁边看着,终于无奈地伸出手去握住他的手。

“我来我来,多大人了苹果都不会削,看着啊。”

温热的手掌灵活的手指,蓝河不甘心地看着叶修就这样握着他的手把薄薄的苹果皮一圈一圈地削落下来,轻巧利落得很。

“这么丑,不吃。”蓝河端详着上半部分凹凸不平下半部分光滑干净的苹果,唾弃。

“自己削这么丑,还有脸嫌弃了啊。”叶修也不客气,拿过苹果就咬了一口。

“你再削一个给我不就成了。”蓝河又拿起一个更大的,“就这个。”

叶修啃着苹果不乐意了:“想吃自己削去,连皮都不会削,基本生活技能有没有点上啊?”

蓝河切了一声懒得搭理他,抹抹直接带皮啃了,兀自转过头去看电视。

针对着刚刚那条消息,新闻正在普及早就普及了一千八百遍的Intelligent Visionary基本情况。


Intelligent Visionary(智能幻想家)是一种类人机器人产品,已知的共有七代。

研制者是个天才,同时也是个半疯子幻想家,他把类人机器人投放到人类社会中,观察它们是否能像一个真正的人类一样生活。他赋予了机器人不同的特点和用途,就像一个正常人拥有的“天赋”一样,有的善于歌唱,有的拥有极强的记忆力,有的拥有一双灵活的手。研制者做得很成功,这些机器人悄悄活跃在各个圈子的杰出领域,尽情展示着它们与生俱来的能力,没有人发现他们有任何不同。

它们就像真正的人类一样能够感知自己的存在,有自己的意识,有自己的感情,需要吃、喝、睡和氧气,受到伤害一样会流血和感到疼痛。

然而三年前研制者意外去世了,Intelligent Visionary第一次暴露在公众视野中。社会哗然。

从科学技术角度来说,这是这一领域研制的质的飞跃,是值得欢呼雀跃的事;然而从人类社会的伦理道德来说,机器人究竟算不算“人”、在社会中处于什么地位,从高阁专家到街头老汉都还在争吵不休。

关于是否禁止Intelligent Visionary参与人类组织的各类竞赛也一直颇有争议。但毕竟这个系列的机器人重点在于研制与人类“相似”的特性,而不是研制超人,所有的“天赋”都还局限在人体机能范围内,总之有关部门目前还没有相关规定,叶修参加荣耀联盟比赛倒也无可厚非。

其实粗略来看,Intelligent Visionary与人类的不同点除了插入“天赋”外只有两处。一是它们虽然可以拥有正常的性生活,却没有生育能力;二是它们具有有效期,使用时长大约为三十五年。

也就是说,今年三十五岁的叶修,程序即将终止。


“哎冰箱里鸡蛋没了,叶修去楼下买两斤回来,不然只能拌榨菜了啊。”蓝河从柜子里拿出两桶泡面。

“又吃泡面,能不能好好吃饭啊你。”叶修懒在电脑前不动窝。

“你要会做饭你做啊,去去去赶紧,要鸡蛋不要鸭蛋啊。”蓝河烧了水,马上又回到电脑前戴上耳麦。

“你得学着做饭啊许博远。”

蓝河装作没听到。

现在吃吃泡面外卖没关系,总不能一直吃着,这以后剩他一个人怎么过啊。叶修无奈地退出荣耀,趿拉着脚步走出卧室。

楼下杂货店就有鸡蛋卖,都是散装现称的。叶修随便挑了几只,掂量掂量估摸着差不多了,就让老板娘过称。

“两斤半。”老板娘随意压了压秤杆。

“只有两斤,不信老板娘你电子秤称一下,楼上楼下的可不能蒙我啊。”叶修叼着烟一脸真诚。

老板娘白了他一眼:“这么多年哪次蒙得过你,两斤两斤赶紧付钱。”

叶修从口袋里摸出两张皱巴巴的人民币把钱付了,拎着鸡蛋又把烟抽完了才上楼去。

斤两而已,掂一掂就知道了。哥随手摸摸还能测温度呢。

回到那二房一厅的小房子,通过敞开的卧室门一眼就能看到蓝河还盘着腿带团,神情认真得要死,激动起来一拍键盘骂卧槽又立刻装得无比淡定。

叶修情不自禁就笑出声,这个男人有认真严谨的一面也有永远褪不掉的孩子气的一面,生活随随便便过着工作也从来没有懈怠过。

没有人能十年如一日充满激情地做着自己不喜爱的事,对荣耀的忠诚是叶修和许博远最大的共通点。

叶修把鸡蛋一个个码到冰箱柜门的蛋架上,合上门转身就对卧室喊:“许博远你反了啊居然敢刷我兴欣的记录!”

“滚!能刷为什么不刷!”蓝河就算开着麦也毫不犹豫吼回去。

晚饭的时候叶修盯着眼前金灿灿香喷喷的蛋炒饭简直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蓝河拿着筷子出来随手就敲了他脑袋。

“怎么样,惊呆了吧?”

“我去,你不是连苹果都不会削吗?开挂了啊?”

“那是老子不稀罕学。再说了什么挂能有脑子好使,上网看看菜谱分分钟新技能get。”蓝河笑得得意。

“厉害厉害佩服佩服,不亏是第一保姆……嘶!”叶修低头扒饭,接着就被一筷子戳在手背上。

“好好学着点,现在吃吃泡面叫叫外卖还行,总不能一直吃着,以后一个人在家怎么弄啊。”

我靠,叶修揉着手背默默吐槽,这是学了读心术还是怎么的,这话听着那么耳熟?

“不学,你点两阶就行了。”反正也用不上。

“不学别吃。”蓝河伸手就去端他的盘子。

“学学学明天就学!”叶修护住食物立马改口。算了,陪他一起学也不错,亲眼看着以后走得也放心。

蓝河这才松了手,转身去开电视。还是昨天那个台,还是播着新闻,还是那个女星。

经纪人跳槽,黑粉群聚在公寓门口还打伤了几个保安。素颜出镜的女星面容憔悴。

“Intelligent Visionary,感情上还是很难接受的吧。研制者果然也只能是个visionary了。”蓝河咬着筷子含糊开口。

叶修嗯了一声,拿起遥控器说着“有事没事看这个干嘛”就换到了电竞频道,荣耀的刀光剑影瞬间充斥着整个屏幕。一如既往。


蓝河的学习能力意外地强,网上随意搜的菜谱,只看一遍就能有模有样做出色香味俱全的菜式来。

看着蓝河献宝般掩不住的得意神情,叶修眉毛一挑,嘿还得瑟起来了。仗着双手灵活的优势,叶修也不甘示弱地下起了厨房。

就这样一天一轮换,俩宅男终于是摆脱了泡面外卖的腐朽日子。

后来他发现,蓝河虽然容易上手却总是不久就会忘记做法,几乎每次做饭前都要去翻翻菜谱。这多麻烦啊,怎么就不长长记性呢。蓝河对此不以为意,摆摆手说菜谱还不是随随便便想看几遍就看几遍的玩意儿,占那脑容量有啥用。

有点道理。反正会做就行了,叶修倒也就由着他去。

家里座机响起来的时候叶修刚从卧室里出来,蓝河还不放心地在房里叮嘱了一声千万别放葱花。

叶修随意嗯啊敷衍了两声,接起了电话。

“喂。”

『我啦,沐橙。』苏沐橙的声音沉沉的,有点哑。

苏沐橙是知道叶修是个Intelligent Visionary的,也知道她很快就要跟这个二十年来等同于哥哥一样的人说再也不见了。眼看着就要进入倒计时,她终究还是忍不住询问叶修有什么想法。

“我再想想。”这是叶修最后的答复。

第二天叶修跟蓝河说远啊我要出去一趟,没十天半个月回不来,你抢兴欣的boss别被我发现了啊不然等着瞧。

蓝河唾弃地回应修啊你赶紧走赶紧走,走了我马上就去刷你们的记录勾搭你们的野图。

无耻!叶修叫道。

蓝河没理他,只在叶修踏出家门的那一刻喊了一句叶修你给我早点回来。

知道知道。叶修笑了笑,关上门。


叶修一走就走了整整一个月,别说人影,连个电话都没回来,荣耀、QQ都不在线。

蓝河给苏沐橙打电话,苏沐橙说不知道啊回家了吧;蓝河给黄少天打电话,黄少天说可能有事儿出差了吧老叶退役之后不是搞什么投资吗哎呀反正我也不太懂大概是这阵子挺忙的;蓝河给叶秋打电话,总是占线。

蓝河觉得有点脱力。他和叶修之间的联系脆弱得就像一根棉线,平日里互相缠着谁也走不开,要断的时候一下子就断了连个声响都没有。

不过蓝河依旧过得不错,没事儿练习练习削苹果,或者带个团像当初的叶修一样在抢boss的时候搅风搅雨找别家公会的麻烦。结果削苹果没长进,做饭倒是越来越熟练,偶尔偷个懒泡泡面吃却发现已经不习惯了。

哎,一个人过着还真是挺无趣的,有点想那虚胖脸了。

叶不要脸,你怎么还不回来。

(你以为这就结局了吗?其实并没有!←快滚)

叶修回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两个月了,他自己肉了一圈,蓝河却还是没什么两样,盘着腿戴着耳麦带团,见他回来也就哦了一声,接着说你丫出去浪这么久这个月晚饭都归你了。叶修答说是是是遵命蓝河大大。

除了当天晚上折腾了个通宵以及叶修被迫承诺配个手机,两个人又像以前那样过了下去。至于他两个月里到底去干了什么,蓝河一句话也没问。

但是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

叶修是被一阵系统提示音惊醒的,猛地睁开眼睛时蓝河还安安稳稳靠在他怀里睡得正香。

叶修松了口气,庆幸提示音是在脑内而没有外放。只不过这下子算是彻底没有睡意了。

正盯着漆黑一片的天花板发怔,放在床头的手机刚刚开始震动就瞬间被爆手速挂断。叶修松开还在熟睡的蓝河,握着手机轻手轻脚躲到阳台上重拨回去。那边接得很快。

“喂,笨蛋弟弟。”

『混帐哥哥,听到倒计时了吧?』叶秋声音压得很低,估计也是偷偷摸摸听的电话。

“唔,听到了。”叶修很想点根烟,只是他的睡衣口袋里空空如也。

『哥,你怕不怕?』

“说实话,我挺怕的。没人不怕。”叶修说得坦然。

『嗯……』沉默了半晌,那边又问,『还不打算告诉他吗?』

“他终归会知道的。”叶修转头看了看掩着的卧室门,“反正终归会知道,我没必要急着告诉他。”

『我还以为你上次就直接不回去了呢。』

“别啊,舍不得。就剩那么点时日了让你哥我最后再逍遥逍遥。”叶修看着楼下明明灭灭的路灯,“你呢,打算一直陪着爸妈?”

『嗯,虽然咱爸妈一直都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但一下子丢俩儿子还是够打击的。最后再陪陪吧。』

“这么些年当哥哥的也没履行过什么职责,真是……”

『没有的事,其实一直就没怪过你。』叶秋打断,『当初要是离家出走的是我,没准过两三天就灰溜溜自己回来了。你能在外面坚持那么久,就算是打游戏,也让我挺钦佩的。』

“小子舍得说实话了啊。”叶修笑。

『哈哈,都这时候了还掖着做什么。我这辈子除了离家出走也没什么确切想做的事,挺羡慕你的,打游戏啦跟那谁在一起啦,好歹都有个方向。看你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也高兴啊。』

“说得太可怜了,我的心都碎了。”叶修说着明知对方看不到还是做了个抚胸口的动作。

两个人又说了一会儿这些年都没说过的心里话,最后叶秋陡然严肃起来。

『为我们最后的日子。』

“嗯。为我们最后的日子。”


第二天蓝河的闹钟没有响,他一觉醒来已经天色大亮,叶修正饶有兴趣打量着他的睡脸。

“卧槽叶修几点了你怎么不叫我?今早上蓝溪阁开会啊我没跟你说?”瞬间清醒的蓝河急忙忙就要推开叶修爬起来。

“别急啊,我让喻文州帮你请了半个月假,我们去旅游啊机票都订好了,下午两点半飞D市。”叶修抱着他懒洋洋地。

不对劲,十分不对劲。蓝河盯着他,一脸你给我从实招来。

“哥第一次动用关系就是突然想去度个蜜月,不感动一下吗?还是说要我找别人蜜月去?”叶修装得一脸受伤。

蓝河冷笑一声,赏了他一个手肘。

“老子的年假啊叶修你给我滚!”

宅男出门,山山水水都没啥兴趣,于是依旧以宅为主。宅的精髓,主要以床为中心。

爬床时叶修每次都做得很激烈,激烈得像是要把蓝河撕开再融合在一起,还总是真空上阵把体液射进他身体深处,非得让蓝河从里到外都充满自己的味道才肯罢休。

蓝河觉得自己每天就是处在出门和上床之间,而且出门的时间还在不断缩短,简直是做累了睡个觉或者出去吃个饭,一觉醒来吃完饭回来又继续做。

就在第三天,蓝河感觉自己快精尽人亡的时候,叶修终于也累了。

后来的日子就绵长悠闲了许多,两个人像老夫老妻一样毫不避讳地手牵手出去散步,在古香古色的巷子里把对方按在青砖墙上接吻,或者蹲在地上幼稚地逗一只幼猫玩儿。晚上也会做,只不过没有之前那么激烈和充满占有欲,反而更持久、悠长。

第七天晚上,睡意正浓的蓝河被叶修叫醒了。

正不耐烦,挥出去的手突然被另一只冰凉的有些僵硬的手握住。

“许博远你听我说。”叶修的声音很清醒。

蓝河皱眉。

“我挺自私的,最后这几天我过得很开心,非常开心。你没我可以过得很好,我已经验证过了。我特别高兴我不会有没你的一天。”叶修紧紧握着他,“我这辈子除了网游就没骗过你,只是有件事我虽然没有说谎但也没有说实话。”

蓝河没听懂,疑惑地嗯了一声。

“最后原谅我一次吧。”

“什么玩意儿?”

〖程序终止。第一代Intelligent Visionary产品叶修编号IVR1997000已编程性死亡。〗

回答他的是机械女音,和迅速停止运转失去温度的身体。

蓝河愣愣地握着那只冷却的手,过去了好长时间。

突然他笑了起来,伸出另外那只手去顺了顺叶修的头发。

“你丫个混蛋,消失俩月跟朋友告别也不和我说一声,我连一个人都没来得及告别呢。”

〖程序强制终止。第二代Intelligent Visionary产品许博远编号IVR1998005启动芯片自毁装置。〗


End.

附资料。

编号IVR1997000 初代
姓名:叶修
性别:男
身高:178CM
天赋:具有敏捷度极高的双手

编号IVR1998005 第二代
姓名:许博远
性别:男
身高:177CM
天赋:拥有短暂复制学习能力

编号IVR1997001 初代
姓名:叶秋
性别:男
身高:178CM
天赋:具有极强的记忆力




————————————
我就是填坑填累了跑出来摸鱼……乱七八糟的别打我!
哎呦标个日期吧。
2014.09.15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8)
热度(425)
©色情男主播叶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