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男主播叶修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叶蓝】旧时相识(已修改)

◎这是两个男人之间的故事。
◎我就是要撕毁蓝河乖乖仔的形象不服你咬我呀。
◎短小同样希望精悍。
==================================

历史课。
“和亲政策就是……”
有个声音插进来:“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嫁个公主过去。”
“叶修你出去!”

地理课。
“从柱形图中我们可以看出,俄罗斯的人口出生率低于死亡率,这说明……”
懒洋洋的声音冒出来:“说明俄罗斯生不如死。”
“叶修你出去!”

语文课。
“'又画鷁首怪兽于船首,以惧江神',这一句是状语后置句,'又于船首画鷁鸟怪兽',这是为了……”
叶修这次学乖了,低声吐槽:“为了防止屈原爬上来呗。”
“哈哈哈哈哈……”同桌大笑。
“许博远你出去!”

君莫笑的操作者叶修就是荣耀教科书叶秋的消息一传出来,不少人当即傻在了电脑前。

蓝河整整刷了三次页面,然后爆了句粗口拉开好友列表。

“叶神你初中是不是在B市第X中学0916班?”

“好像是吧,你怎么知道?”叶修隐身在线,回得很快。

“我靠啊原来是你这祸害,老子许博远啊!”蓝河泪流满面。

“哦哟原来是许丫头啊~”叶修略感意外,叹着旧友重逢于是心情很好地加了个波浪线。

“……丫头你个鬼,爷爷你就不能忘了这破事儿吗?!”蓝河十分郁闷。

初中有篇课文叫做《变脸》,是个剧本节选,节选的片段就是一心要个孙子的爷爷和女扮男装的狗娃的各种“其乐融融”的互动。一整个班级抽签抽的角色,叶修扮演爷爷蓝河反串丫头,就是那么公平也那么蛋疼。反正“许丫头”这个称呼就被叶修叫下来了。

“要不是叶修叶秋俩名字凑一块儿,真想不到居然是你。不过想想除了你也没谁能这么不要脸了。”证实是旧时相识,蓝河说话就随意了许多。

“心都碎了,知道是我居然态度都不带点好,昨天不还一口一个大神呢?”叶修卖起身份来。

“得了你,坑我的时候就没带心软的,态度能好我一定是找虐。”蓝河发了个鄙视的表情。

“这哪叫坑,这叫友好互助。”叶修语重心长。

“屁,瞎扯吧你。有空出来吃个饭啊,同学会都不见你来的。”兴欣还要准备线下赛,蓝河也就没说太多。

“成啊,下次去G市就找你没跑了。”叶修答应得爽快。

蓝河初一的时候随工作调动的父母转学到B市,摊上的就是叶修这么个满脸嘲讽的同桌,都是新环境又是第一个认识,两个人颇有点狐朋狗友的味道。后来蓝河转学回G市,父母说走就走谁都没来得及通知,叶修一个假期回来许博远这个人就跟人间蒸发了似的。互相断了联系,蓝河当然也不会知道后来叶修离家出走的破事儿。

两个人再见面是在G市路边的一个大排档,大晚上的蓝河翘了班叫系舟顶着,然后领着叶修就豪迈地点了两支漓泉。

“哎给我说说,你之前怎么就成叶秋了呢?”蓝河磕开瓶盖,给叶修倒酒。

“这事儿挺不好意思的……我去你确定你蓝溪阁的不是霸气雄图的?”叶修看着满满当当差点就要溢出来的啤酒表情复杂。

“生是蓝溪阁的剑客死是溪山城的鬼魂,”蓝河就着啤酒瓶灌了一口,“所以你也别想了死心吧我不会去兴欣和你同流合污的。”

“喝酒都这么匪气,不是老韩的粉说出去谁信。”叶修点烟睥睨。

蓝河大笑:“得了吧,要是粉丝都得跟偶像一个德行,那你的粉丝最多岂不是嘲讽到死?荣耀干脆别打了,改叫不要脸大赛吧。”

叶修立马翘着二郎腿得瑟:“你也知道哥粉丝最多啊,小伙子够诚实我喜欢。”

“滚你的,别岔开话题。”蓝河扒拉着烤鱿鱼,“你怎么用你弟弟的名字打比赛啊?”

“这不没身份证,迫不得已嘛。”叶修吞云吐雾,一出手快狠准地抢过了蓝河即将到口的烤鱿鱼。

“我操盘里不还有吗你抢我干嘛?!”蓝河也不客气整盘端到了自己面前,“怎么你弟有身份证你没有?”

“诶?叶秋没跟你们说我离家出走了?”叶修意外了一下。

“我靠哈哈哈哈原来你是离家出走的啊,我说怎么每次叶秋都一副痛心疾首义愤填膺的表情说混帐哥哥出去浪了呢。”蓝河狂笑,烤鱿鱼都顾不上吃了。

叶修一脸淡定:“这么多年过去了,笑点还没修炼出来呢?”

“谁说我没笑点?我还是很严肃的,就是严肃得不太明显而已。”蓝河仰脖子灌下一大口啤酒。

昏黄灯光下仍略有些反光的透明液体顺着下颔流下来,一路划过滚动的喉结没入衣领里。不得不说,蓝河仰脖的时候脖子曲线很漂亮,简直称得上天赐。

叶修默默欣赏了两眼,抖抖烟灰:“怎么还跟初中那会儿似的,喝这么猛五大高手蓝桥大大还要不要打游戏啦?”

蓝河一点也不介意地抬手用手背抹了抹下颔,挑衅道:“你戒烟我戒酒,怎么样好汉玩不玩?”

“怎么想都我亏啊,”叶修知道他喝酒一向控制得很好,“好汉说不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浪费时间。”

“嘁,老子看不起你。”蓝河鄙视。

“嘿哟反了你了许丫头,上荣耀开大号来单挑啊我保证不打死你!”叶修拍桌叫道。

“嚣张个屁叶爷爷!来拼酒量!我赌你撑不过一杯!”蓝河也拍桌叫。

最后两个人就这么吵吵嚷嚷地把宵夜干掉了,蓝河一直在喝酒叶修一直在抽烟,臭男人的两大恶习这下算是互补了。

后来只要叶修来G市,这俩好汉定会跑出去吃宵夜,随随便便找个路边摊一坐,抽烟喝酒互开嘲讽,不吵不休。

总被捉来顶班的系舟感慨说:“可以啊蓝河,大神变旧友就不矜持了,当初刚知道君莫笑是叶神那会儿不还纠结问人要大神签名会不会太丢脸吗?”

蓝河翻了个白眼:“早知道是这祸害我都不带搭理他的。”

渐渐地俱乐部里挺多人知道蓝河跟叶修现实里认识,关系很是不错,有时候还会请蓝河帮忙要签名,挤眉弄眼说反正你们这么熟是吧,还论什么大神小透明啊。

只有蓝河自己知道他和叶修还是不一样的,虽然不至于大神小透明那么夸张,但是依旧有不小的差距。

蓝河恍恍惚惚地跟系舟说他也许八成大概差不多没感觉错的话他喜欢上了一个男人而且那个男人是叶修的时候,系舟先是吓了一跳,转瞬又觉得好像是顺理成章不出意料的事,然后他安慰蓝河说:

“没事儿啊,叶神荣耀玩得再怎么厉害,离开荣耀还不是一样吃饭睡觉打豆豆?都是个人,勇敢上吧!”

蓝河白了他一眼:“我又不是面瓜,勇敢上也要看时机啊,白在黄少底下混了你。问题是你不觉得这种比较太过分了吗,叶修这个人最闪光的点就是荣耀,你把荣耀砍掉再来看他有什么意义,就跟把钢琴家的手剁了然后嚣张地说'哈,你也不过如此'似的,别自欺欺人了啊。”

叶修就是个神,荣耀是他的长处,没有人有资格要求他把长处去掉再来跟普通人比较。你或许有别的地方做得比他出色一百倍,但是只要他打荣耀比你出色一千一万倍,世界上流传的名字就是他叶修而不是你谁家那小谁。

好在蓝河一直是个看问题看得很通透的人,脑子有病啊非得单挑人家的长处,这个方面挑不过咱就换个方面,能比的都掰碎了慢慢比。

打荣耀打不过你,不如我们来比比谁的酒量好。

于是拥有一个超级闪光点和拥有一堆荧光点的俩好汉在一起了,这还用我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叶你实在太心脏了,连同桌都坑,这下坑到地雷了吧!”

听完蓝河对叶修坑同桌的初中生活绘声绘色声泪俱下的讲诉,众职业选手笑成一团,叶修叼着烟一副往事不要再提的表情。

“老叶你成绩一定是垫底对不对对不对?!叫你嘴贱脸T每节课都要被赶出教室哈哈哈哈哈!”黄少天跳出来打脸。

“你以为我是你吗。”叶修简直懒得解释。

“叶修初中成绩很好的,看叶秋那样就知道家里不会允许他成绩不好。”倒是蓝河黑完了他转头又替他解起围来。

“老爷子在家管得严,别看我在学校里一天都懒得拿笔写个字,其实每天回家都被押着做100道题,成绩岂是你们这种凡夫俗子能比的?”叶修嘲讽。

“靠靠靠活该你被押着做题!!!你这种人就该是学渣渣渣渣渣!!!”黄少天叫。

叶修没搭他的话,自顾自说:“许博远那时候看我成绩也挺不顺眼的,有一次大考成绩出来,他一拍桌子喊叶修你敢不敢站起来跟我比一比!我一听这不能忍啊,当即也一拍桌子站起来说比什么老子都能秒秒钟虐残你!结果这货一脸淡定地比划了一下,说比身高……”

众人哄笑,蓝河表情依旧淡定。

“怎么样许博远,当初欺负哥发育晚,现在还比不比身高了?”叶修挑眉挑衅。

“不了,”蓝河换上一脸微笑,“现在我们来比学历吧。”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9)
热度(457)
©色情男主播叶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