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男主播叶修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叶蓝】另类宠溺

◎这是两个男人之间的故事。
◎我就是要撕毁蓝河乖乖仔的形象不服你咬我呀。
◎短小同样希望精悍。
================================

很多人觉得叶修和许博远的相处方式很奇怪,两个宅男一起生活居然没被饿死也没被垃圾淹死,看起来好像是各过各的又好像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

“许博远来帮把手。”叶修在厨房里喊了一声,切菜声跟敲打键盘一样又快又有节奏。

蓝河正清点着公会仓库的材料,闻言放下鼠标趿拉着拖鞋就过来了。

“帮我放两勺盐。”

蓝河放了两勺盐。

“酱油倒点,哎哎哎这么多够了。”

蓝河放回了酱油瓶。

“帮我切个肉。”

“不乐意。”蓝河回答得很快。

“怕脏手是吧。”叶修无奈地把肉从保鲜袋里取出来。

“是啊。嗯挺香的,技能又提了一阶啊。”蓝河在不大的厨房里转了两圈,干脆站在叶修后面看他做饭。

“你要不也点一阶?除了放点盐倒点酱油,让切肉还怕蓝河大大切到手。”叶修手起刀落动作倒是流畅得很。

“饿不死就行了,好歹我还能煎个蛋啊谁见过煎蛋还要拿菜刀切的。”蓝河面不改色,“叶修大大不如也点一阶洗碗技能?少摔两个碗也挺不错的。”

“……”叶修很想问谁说心脏不能传染的站出来我保证不用最擅长的散人账号。

就用个战斗法师什么的。

叶修和许博远俩好汉,说什么疼不疼宠不宠实在挺矫情的。如果说叶修宠蓝河别人还有机会看得出来,蓝河宠叶修就不太能看出来了,反正也宠得他挺得瑟的。

“今晚我在上面吧。”蓝河说得直接。

“成。”叶修答得也干脆。

两个男人,谁都有需求,拖泥带水像个什么样子。于是已经滚在一起的两人互换了位置,蓝河低头亲吻叶修的耳垂,叶修有些别扭地试着配合。

当蓝河抬起叶修的大腿,指尖已经摸到私密部位的时候,叶修明显地紧缩了一下。

“会疼?”

“第一次当然会啊。”蓝河答得老神在在,也没有要安慰的意思。

“我怕疼。”叶修皱眉。

“不乐意了?”

“不乐意。”

“…靠。”蓝河鄙视地瞥了一眼神情各种坦然的叶修。

于是两人又把位置换回来了。这回就顺畅多了,只是叶修背上又多了几道抓痕。

完事后蓝河懒洋洋地靠在叶修臂膀里,叶修习惯性点上烟,两人一起看电视上播的一部老电影。

电影结尾已经为人之母的女主角轻拍着孩子的背,低声哼着当年和男主角唱过的歌哄他入睡。

蓝河觉得很有趣,睡前他把手垫在脑后低声哼起歌来:

“月光光
照地堂
虾仔你乖乖训落床
听朝阿爸要捕鱼虾咯
阿妈织网要织到天光……”

叶修常年吸烟的声音有些低沉沙哑,蓝河就不一样了,没有什么磁性也并不尖锐刺耳,倒也算得上吴侬软语,带着南方地区特有的温度和湿度,听着很舒服。

他哼的是一首广府童谣,两广地区的妈妈们喜欢把它当摇篮曲哄孩子入睡,可惜现在会唱的人也不多了。叶修听不懂粤语,就问唱的是什么。

蓝河嘴角一扬:“没什么,哄你睡觉来着。意思就是你丫再牛逼跟我眼里也就是个虾米。”

月光光,夜很长。



End.
我好像想说什么来着,后来我忘了。
写文不就图个开心而已吗。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4)
热度(255)
©色情男主播叶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