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男主播叶修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叶蓝】进退维谷

◎这是两个男人之间的故事。
◎我就是要撕毁蓝河乖乖仔的形象不服你咬我呀。
◎短小同样希望精悍。
====================================

蓝河找到叶修的时候,叶修正趴在吧台上,面前的啤酒杯已经空了。

一旁的黄少天松了口气,说:“你可算来了老叶简直吓死我,你们是闹什么矛盾了吗老叶从来不喝酒啊突然把我叫出来陪他喝一杯,结果你看他……我去!!!”

蓝河没有说话也没有听他说话,他只是动作麻利地把叶修从吧台上拖起来然后一拳打在他脸上。

叶修显然已经喝晕了,但他毕竟还是有知觉的。向后踉跄了两步站稳,一阵剧痛后半边脸迅速麻木。

蓝河上前两步揪住他的衣领,咆哮道:

“叶修你他妈是想怎样?给我点信心行不行?啊?”

说完又是一拳。旁边看傻了的黄少天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拦住还准备继续上前的蓝河。

钱包脸算什么,蓝河愤怒起来简直比韩文清还可怕。



蓝河的脾气其实没有他在网游里表现出来的那么好,只是他会忍。荣耀是他的工作,于责任来说他必须有足够的耐心和控制力,于私心来说那也只是个网游,团灭了也不会真的少块肉。况且他在屏幕这端无论是泪流满面咬牙切齿还是深呼吸平静心情对方都看不到。

他是个男人,货真价实有血有肉的七尺男儿。遗憾的是叶修也是个男人,这两个男人偏偏凑到一起了。

所以家人那一关,不是那么容易过的。

叶修和蓝河约好摊牌那一天,叶修被他老爷子用扫把撵了出来。蓝河则完全失去了联系,手机打不通,QQ荣耀都不在线。

蓝河也挺不好过,父母虽然没有把他赶出来,但基本算是软禁了。他家又不住在一楼二楼,想逃还真没那么容易。而后家里火速来了个七姑妈八大婶介绍的妹子,说是跟他打小订了娃娃亲。

屁,都说是介绍的了还娃娃亲唬谁呢。蓝河虽然不至于迁怒人家姑娘,但脸色绝对不能称上好看。

叶修回到H市抽了两天烟,然后订了一张到G市的机票。敲门时叶修设想过很多可能,被撵被骂被打,都没想过居然没人在家。

他靠在路口处的路灯下面抽烟,地上满是烟头。烟盒里只剩最后一根烟的时候,蓝河从另一边带着一个长头发女孩子走进楼道,似乎没看见叶修,说话时脸上没什么表情。叶修准备走上前去,踏出脚步才发现蓝河身后不远处还跟着他的父母。

父母。这个词说起来也不过两个音节,但分量可不轻。父母是什么人,生你养你照顾你,逼你每天咬牙切齿自我提醒一百遍“这是为了我好”的人。能恨吗?不能。能放弃吗?更不能。

Never give up.

叶修停在原地抽完最后一根烟,觉得有些疲倦。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蓝河的感情,也没有怀疑过自己的决心。只是不怀疑有用吗?又不是喜欢了努力努力就能在一起,想得别太甜了啊。

打荣耀都没那么累。叶修碾灭烟头,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喂少天吗,我叶修。”



人的脸和肚子打起来是最疼的。

脸上挨了一拳肚子又挨了一拳的叶修已经疼得直呲牙,蓝河丝毫不留余力的两拳把他的酒都给打醒了。

他抬起头沉默地看着蓝河,眼睛里有一些发亮的东西。

已经冷静下来的蓝河叹了口气,说了句“放手”,黄少天顿了一下把他放开了。

他走上前张开双手把颤栗的叶修慢慢抱在怀里,让叶修的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然后轻拍他的背。叶修太累了,他需要一点发泄。

叶修承担的压力终究还是比蓝河大得多,他毕竟是个公众人物,社会的舆论从来没有打算放过他。还有他那个严格的家庭,就算有弟弟也不会改变父母对他的殷切期望。

荣耀第一人怎么了,第一人就不是人了?

“许博远,下手真狠啊。”

“嗯抱歉,我没控制住。”

“挺累的。”

“我知道。”

叶修没说话了,蓝河的肩膀有点湿。过了半晌他才模模糊糊听到一句低语。

"Never give up,never say die."

End.
少天:“喂喂你们要抱到什么时候那么多人看着呢那边那个靓仔把手机放下对就是你不许拍照靠靠靠怎么连我都拍给不给人留活路了……”

这篇文我原本想叫《好汉蓝河》的,怕吓着你们哈哈哈哈哈。
按虫爹的人设我比叶修还大三天,突然觉得自己老了好累啊。好吧我想说的是叶修肯定学过英语,小学初中都有学,基本的还是会说的。
有个朋友说蓝河硬气起来像蓝叶。扯淡。叶修和许博远两条好汉,日常生活没有绝对的攻受,攻受只对床上生活有意义。
越写越烂请给我烧炷香。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8)
热度(247)
©色情男主播叶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