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男主播叶修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叶蓝】狼与少年

◎这是两个男人之间的故事。
◎我就是要撕毁蓝河乖乖仔的形象不服你咬我呀。
◎短小同样希望精悍。
====================================

不管是按年龄还是按经济收入来判定,大三在读的蓝河也已经是个有行事能力的男人了,即使他还很年轻。

叶修认识蓝河是在第十区,那时候他问蓝河玩荣耀几年了,蓝河说好几年了。叶修以为他在蓝溪阁能混上高层怎么的也该有二十四五,结果那年蓝河才二十一,两人差了四岁。

蓝河读书比同龄人稍微早一些,大学念的工商管理,在G市一个不入流的三本院校。跟大多数游戏宅一样,蓝河也三天两头翘课打荣耀,成绩能有多好想想也知道了。不过蓝河和别的游戏宅也不一样,他期考从来不肯作弊,年年挂,回去被骂一顿拼死拼活一个假期,年年回来补考。只有英语四级是准备充足一考就过的,问原因,他说这玩意儿没补考,等来年太麻烦。

看得出来蓝河的学习能力其实是很强的,只是他不乐意学。蓝河的家就在G市本地,在一个老巷子里,是那种旧式的带有院子的老宅,总有一种封建迂腐的味道在里面。年少的蓝河和家里人吵过无数多次架,基本都是小吵,大吵大闹的次数不多却还是有的。

第一次大吵是蓝河高考考了个三本的分数,老爷子气得抡扫把往他背上招呼,蓝河坚持不肯复读。吵了一架由他去了。

第二次大吵是蓝河决定去打游戏,当职业玩家。蓝河是大二下半年才和蓝雨俱乐部签劳动合同的,之前一直算是“义务劳动”。蓝桥春雪是他自己带起来的账号,不属于公会,要是辞职不干了扒掉一身装备去掉职务就能带走的那种。老爷子得到消息更是气得不行,念个三本院校也就罢了,原本期望儿子毕业后好好找个正经工作勤奋点努力点还是有出息的,结果儿子丢下来一纸合同跑去打电子游戏了,怎么想怎么丢人。又吵了一架。

第三次是真正吵得翻天覆地。蓝河跪在门口一言不发,老爷子坐在堂上喝茶,跟没看见这个儿子似的。蓝河抬头叫了一声爸,老爷子一茶杯就掷了过去,茶杯磕在蓝河额上,茶水混着血从额上流下来。老爷子把桌子拍得震天响,咆哮着你要跟个男人在一起就别进这个家。

蓝河定定地看着他,左眼已经被温热的血糊住了。过了很久,蓝河磕了三个头,平静地抬起脸说爸妈谢谢你们的养育之恩,这些年儿子不懂事总是惹你们生气,没有让你们省心也没有让你们过上几天好日子。你们陪了我二十几年,现在我也长大了,是时候离开你们了。但你们永远是我爸妈,我会定期回来看你们的。

没有理会老爷子“你他妈滚别回来了”的怒吼,蓝河站起来转身踉踉跄跄离开。

转过巷口的时候等在那里的叶修马上扶住他僵硬紧绷的身体,用袖子捂他额上的伤口。蓝河没有理会伤口,一把将叶修推在墙上闭眼狠狠地吻了上去。叶修安静地环着他的腰,回应着这个带着咸涩味道的吻。睁眼的时候眼泪已经流了一脸,蓝河就这样抱着叶修在走过一整个童年时期又走过一整个少年时期的巷子里歇斯底里地哭了一场。

很久以后他们在一起已经得到了家人的谅解。叶修说,那个时候我真没想到能坚持下来,刚开始在网游里一直觉得你是个三好青年来着,细心又好骗。

蓝河笑说那你后悔了没,这是只狼一样的少年。

叶修抬手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后悔了,摘朵绝色小花还带刺呢。然后他又问,你那时候怎么下的决心跟家里人翻脸?

蓝河伸手无意义地在空中比划了一下,靠着他说:“人生不也就那么几十年,爸妈顶多陪我二十来年我就要离开家里成家立业,我要是有儿女,顶多跟我二十几年也要离开我自己生活。如果你不英年早逝的话,最后陪我走过最长年月的终究是你。”

叶修笑,你就这么相信我不会离开?

蓝河说,我信你。

许博远很勇敢,以后也会一直勇敢下去。

End.
我就爱用这句话结尾,不服你咬我呀。
上次那篇《两杆老烟枪》热点噌噌地让我有点惆怅,压力山大,系列文原本我真的就是驴你们的……
现在我简直不好意思驴你们好吗!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2)
热度(341)
©色情男主播叶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