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男主播叶修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叶蓝/叶】关于我的却与你无关的人生

彻底告别职业联盟的时候我已经35岁了。和那什么我等你到三十五岁无关,我没什么人要等,纯粹是到时候了而已。

整天闲在家的日子还很不习惯,随手抽过一张账号卡登了网游,是个挂在蓝溪阁的小号。在副本区转了几圈,百无聊赖拉开好友列表一拉到底,想起什么又拉了上去。

蓝桥春雪。

鼠标在这四个字上晃了几圈,敲了句话过去。

“蓝河大大,下本缺人不?”

叼烟点上,想来想去在网游里最熟的居然就数他了,而且这个“最熟”也已经失联好几年。好吧我承认我就是忘了有这号人而已。

“我不是蓝河,你认错了。”那边很快回复。

嗯?已经换人了?这么一问,果然换了,这几年已经换了好几个操作者。也是,这些管理账号都是属于俱乐部的,当年的斗神一叶之秋不也一句话就交出去了。

“那谁现在用的哪个号?”

“谁?”对面摸不清头脑。

啧,这个“谁”到底是谁也说不清啊。算了,网游里还不是高兴就上不高兴就吞账号卡,没必要揪着这么个人不放,况且都那么久没联系了。

“算了也没谁。你们要下本呐带我一个呗?技术绝对有保证。”这号是个骑士号,一个好MT可是刷材料刷记录的宝贵资源。

“刷记录呢哪能随便让你上。”对方倒也坦诚。

“有哥在记录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噼里啪啦敲过去一句大实话。

“等你混到精英团再说吧呵呵。”

嗯?居然不是“大神要点脸成么”?愣了愣才意识到这角色后头的确是换人了。网游里多的是玩家,估计也只有那个蓝桥春雪才会用一个特大号的“滚”字招呼过来。啧,还真有点不习惯。

“你们刷完记录也带我玩玩儿,看看我能不能混进精英团啊。”

“没空。”对方倒也果断。之后再怎么问都是“副本中”的自动回复了。

这人比蓝河差多了,一点也不和善,蓝桥春雪哪能这么说话。抖抖烟灰关了聊天窗口。

混进精英三团花了点时间,不过后来每次下本抢野图boss听着这个蓝桥春雪东一刀西一剑的指挥都忍不住感慨一句,要是蓝河在哪能是这幅局面。

这样的感慨多了,有次副本出来后突然意识到坏了,玩脱了,把自个儿搭进去了。

其实这个蓝桥春雪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不然也不可能顶蓝河三团团长的位置。只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看来哥还是有点文化的。点上烟,换号戳开了春易老。

“在哪儿呢”

“?”跟了个坐标。

直接开着君莫笑过去了。

“以前第十区开荒的那个蓝河现在用的哪个号?”开麦也不废话。

“蓝河?他早几年就辞职了,可能有五年了吧。叶神找他有事?”春易老有些惊讶。

辞职那么久了?皱眉,长长的一串烟灰抖在桌上。

“啧,也没什么事儿,他现在在哪儿?”

“不太清楚,好像刚辞职那会儿是在什么什么公司…”春易老报了个听都没听过的公司名。

“哦。”也不知道能说什么,“他叫什么名字?”

“叶神你要干嘛?”

“关心关心老朋友。”反正就算不是朋友也没人能跳出来否认。

“许博远。”春易老这回也干脆了。

许博远?怔了怔,怎么有点耳熟?

记忆里的确有那么个人,是第十赛季去G市打比赛的时候蓝雨派来接机的工作人员。对他的名字有印象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因为他离开后一向对声音敏感的小唐说了句好像在哪里听过这声音,一群人左思右想硬是没想起来。

原来是他。太久了,反正我是连脸都想不起来了。

大概是沉默的时间有点长,春易老在那边叫了几声大神。

“嗯在呢。”

“远仔前年结婚了,算起来孩子也该有一两岁了。”

“嗯……也该结婚了。”吸了最后一口烟,碾灭在烟灰缸里。

后来我去那个公司看过一次,蓝河还在那里工作,员工墙上有他的照片和简介。不是很起眼的长相,不过看起来很干净,很舒服。

正是下班时间,前台小姐说着粤语,我也听不懂,叼着烟只能回复几声“嗯”“哦”。然后他就从电梯间出来了,带着妻子和孩子。

蓝河比照片上成熟了许多,妻子似乎不是G市人,两个人交流说的是普通话。蓝河抱着孩子,笑着对妻子说大老远用不着来接我,孩子就环着他的脖子奶声奶气地说Daddy带我去游乐场玩啦,妻子也只是无奈地笑,说这个小淘气包。

远远看着一家三口有说有笑地走出去,还是摸出打火机把烟点上了。唔,挺好的。

叶秋和女朋友在一起已经好几年了,婚礼却推迟了几次,正式举办的时候我们都已经37岁了。

叶秋硬要我这个还单身的哥哥当伴郎,我就说哪有哥哥给弟弟当伴郎的啊,结果那家伙一脸严肃地说:“混帐哥哥,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找个人成家了。”

我说那当然,哥可是不动声色给你物色着嫂子呢。可惜笨蛋弟弟结婚了不能给我当伴郎,多亏啊我。

叶秋毛了。

可惜后来我也一直没结婚。不是因为什么心里有人,我还没那么高尚,要是有人能因为中学时期有过好感的女同学而终身不娶的话,那个人肯定不是我。

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刚开始找不着合适的,处了几个都合不来,后来是年纪大了觉得一个人过着也没什么,就懒得考虑那码事儿了。

就这么陪着荣耀女神活过了大半生,住院的时候我已经73岁了,还是叶秋的孙子来陪床的。当年的荣耀好友七七八八都来看,聊房价聊子女,聊全息化的荣耀特效晃得头晕。少天还是那么多话,不过语速已经跟不上当年了,絮絮叨叨说老叶你一定是年轻的时候太嘲讽遭报应了吧是吧是吧我就知道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啊哈哈哈哈哈哈。

常先也来了,虽然退休了说话却还是带着一股改不了的记者范儿,硬是要我回忆一下荣耀生涯。

我的荣耀生涯说起来也很简单,为了冠军拼搏,为了胜利努力,场上最好的对手场下最好的朋友。要说还有的话,就是蓝溪阁的一个小剑客了。

护士给我插上管子推着病床狂奔的时候我知道我这辈子就算完了,仔细回想一下自己的人生,没有什么特别后悔的也没有什么特别遗憾的,姑且算得上有滋有味吧。

最后回忆起来的是一张有些模糊了的脸,微笑着说我叫许博远。

有的人呢怕的不是遗忘,而是突然想起。

这是关于我的,却与你无关的人生。

================================
人生就是由数不清的缺憾组成的,那样的人生才完整又真实。
所以不要说我是故意虐了,我只是觉得这样的结局也真的挺好的。谁能说两个相爱的人就一定能在一起呢?最不缺就是两情相悦。“错过不是错了,是过了。”
手机发不了网址咯,蓝河的人生线有兴趣的话就戳我名儿吧。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179)
©色情男主播叶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