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男主播叶修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叶蓝】暗涌

◎写了一个骚话技能下线、骚操作也被装备太差扼杀的网游叶修。
◎原著基础,有私设衍伸。
◎大概是怂包叶,哈哈哈哈。
=====================================

叶修在新区有了一个“仇人”。

那时候叶修正开着他新玩儿的小战法瞎溜达,远处一个剑客飞奔而来,身后追着四五个玩家,闹哄哄地喊他小兔崽子。

这仇恨值,跟我有得一拼啊。叶修赞赏地想。

等叶修慢悠悠地操纵着他的绿装小号溜达到练级区的树林前,正好看到那几个追杀剑客的玩家垂头丧气地往回走,嘴里还不停唾骂着。叶修一看就知道,肯定是被那剑客成功甩脱了。

“老年玩家”叶修不禁唏嘘,好久没被追着打了,居然有些手痒。

唏嘘归唏嘘,小战法手中长矛一挑,还是得安安分分打怪升级。

然而眼见小怪血条马上清空的时候,耳机里突然传来凌厉的刀剑破风声,逼得叶修下意识做了个侧翻滚的动作。

一把光剑穿过他原本的站位,继而“哧”一声稳稳刺在小怪脑袋上,那小怪发出吱哇怪叫,化成一串经验值窜进了身后剑客的经验条里。

“手滑,不好意思啊兄弟。”那剑客有模有样地做了个收剑的动作。

叶修站起来一看,哟,这不是刚刚被追得抱头鼠窜的那位老兄吗?他算是明白这头顶“雪拥蓝关”ID的剑客为什么这么拉仇恨了。

抢怪归抢怪,要不是他反应够快,这一剑刺穿的可就不是小怪的脑袋,而是他的心窝了。

叶修有的是骚操作、骚意识,但是倒霉的普通玩家肯定不少都着了他的道,不但辛辛苦苦打了半天的怪成了别人的战利品,还白白赔了一条命,人品不好的没准还要爆出来几件装备。

这比当初千成抢怪的行为还要恶劣啊。

叶修正准备说话,那剑客白光一闪,竟原地下线了,留下他茫然地站在原地,莫名生出几分被后浪拍在沙滩上的惆怅来。

也不知是不是冤家路窄,马上叶修就知道了这个“仇人”剑客是谁。

最近荣耀兴起了一阵直播热潮,好些玩得不错的玩家都注册了帐号直播打荣耀,有直播竞技场的,有直播抢boss拾荒的,也有直播做些奇奇怪怪的事的。

叶修不会主动看这些东西,但这些东西却通过苏沐橙主动找上了他。

苏沐橙给叶修发了一个弹窗,配上截图一张,赫然是小战法侧翻滚躲过雪拥蓝关穿心一剑的场景,底下还有来自苏大小姐的夸奖一句。

“整个直播就你一个人躲过了,厉害厉害,给你双击666啊。”

叶修一笑:“这剑客谁啊,操作还挺阴的。”

苏沐橙也不知做什么去了,过了一会儿才回他:“还是我们的老朋友呢,好像要唱歌了,快来围观。”附上一串链接。

叶修顺手点了进去,手里打火机咔一声打着火,刚要点烟,耳机里传来一个似乎有些耳熟的男声。

“咳,真要唱歌吗?还是别了吧。”那男声带着笑意。

打火机不知怎么的忽闪一下灭了。叶修没在意,又打了一遍,把烟点上。

“那我随便唱两句吧,唱个什么好呢……唱个王菲的《暗涌》怎么样?”那男声又说。

弹幕已经刷了一屏又一屏的欢呼,叶修居然眼尖地在刷刷掠过的昵称中看到了苏沐橙惯用的小号,无奈得不知说什么好。

“让这口烟跳升,我身躯下沉,曾多么想多么想贴近……”

叶修听不懂粤语,但是屏幕上贴心地贴出了歌词,他叼着烟听着歌看着歌词,居然也听出那么点味道来了。

等一首歌唱完,又听他磨磨唧唧和粉丝道了晚安,苏沐橙终于舍得切出页面给叶修发信息。

“好听吧?我和果果都天天追他直播呢,快猜猜看是谁!”

叶修秒回:“黄少天。”

苏沐橙连发了一大串问号表达内心的错乱。

叶修有理有据道:“你不是说猜猜吗?剑客,粤语,黄少天,没毛病啊。”

苏沐橙半天没回,叶修便又追加了一句:“难道我猜错了,是小卢?”

苏沐橙秒回:“你连黄少和小卢的声音都分不清楚,直男叶!”

叶修一本正经道:“真直男,不搞基。”

那边苏沐橙可能是被逗笑了,无可奈何地揭晓了谜底:“人家那是蓝河,你这个愚蠢的叶修。”

愚蠢的叶修结结实实地吃了一惊,印象里的蓝河不是个坚持弘扬正义和道德的三好青年吗?怎么看也不像是会做出抢怪、爆装备这种事的人啊!

于是他从好友列表里搜出蓝河的名字,敲了一句:“男神蓝?”

蓝河不多时便回了他三个问号。

“我刚刚差点被你一剑捅个对穿,来讨点精神损失费。三根白狼毫怎么样?”叶修说。

蓝河正奇怪这尊大佛怎么今天突然主动找上门呢,转眼看了这一句,心底那一点好久久久久不见的生疏瞬间就被他的厚颜无耻打破了。于是他毫不客气地回:“没有!”

叶修又说:“我还贡献了一个精彩的侧翻滚,不应该给点出场费吗?两根白狼毫总有吧!”

出场费?什么出场?蓝河迷茫了一瞬间,一口血差点喷出来,自己已经掉马掉到职业圈了吗?平时直播瞎玩玩儿和被认识的人看着做直播是两码事啊!

在蓝河恨不得以头抢地的时候,叶修还在那边契而不舍地敲着他的窗口:“歪?歪歪?”

蓝河看着他卖萌似的网络用语,一股噩梦来袭般的无力感席卷了身心,让他眼前一黑。


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直播间里不管粉丝如何哭嚎要听歌,蓝河愣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强行没看到。

似乎是作为报复,每次蓝河逃命发现叶修的战法在线的时候,都会毫不犹豫地把他组进队里拖下水,让他一起享受在直播中被追杀的快感。

一来二去,叶修和蓝河居然慢慢磨合出了默契,两个人狼狈为奸,偶尔做了坏事一起抱头鼠窜,好不快活。

虽然叶修在这个区第一次碰到蓝河的时候,蓝河做的是“杀人越货”的勾当,但大多数时间里蓝河的直播还是很正常的,打打竞技场,打打副本,探寻一下传说中偏僻难以抵达的地点,或者摸索一下诸如树上的兔子窝这类莫名其妙的彩蛋,倒也有滋有味。

叶修过去在网游里混,一大半时间为了生计在不停地刷材料、接代练,或者浸泡在竞技场中测试数据,剩下的日子为了拉扯一支战队又竭尽了心力,还是头一次尝试这种“没事找事干”的玩法。蓝河带着他在游戏里东奔西跑,无论是刷挂件、做坏事,都让他感到非常新奇。

连带着蓝河这个人,他都觉得新奇起来。

然而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夜路走多了难免要挨捅刀子。

这天晚上叶修刚上线,在主城直播假装NPC的蓝河便组了队给他发信息,喊他一起去冰霜森林附近做隐藏任务。

叶修开着他依旧一身绿装的小战法出了城。好几分钟后,对话框里的闲聊依旧没有收到蓝河的回复,叶修感到有些奇怪,便打开了团队面板查看,竟然发现蓝河的血条已经下去了一半。

叶修立刻操纵着战法往回赶,另一边用手机登入了蓝河的直播间,果然看到蓝河正在被几个大号追着砍。

看得出来蓝河想往叶修的方向跑,但是对方等级比他高,装备也相对要好一些,蓝河很快就左支右绌,血条唰地只剩三分之一了。

这边叶修一边赶路一边留意观察着四周,然而周围只有些石块和枯草,连个青蛙都没有,速度炫纹套不上,让他很是郁闷。本来想着随便玩玩儿的小号,绿装就绿装,靠手法弥补一下也不是大问题,现在才觉得跑起来速度不够,一会儿打起来恐怕也是挨一刀脑壳就飞了。

等叶修赶到的时候,雪拥蓝关正抬剑格挡住拳法师的鹰踏,另一名战斗法师的落花掌已经打出,叶修手中长矛一抖,天击挑空紧接圆舞棍,将毫无防备的战法强行抡在了地上。

见身前的战斗法师被叶修推开,蓝河当机立断,三段斩用做位移技能冲出,升龙斩跳起,空中反身对追上前来的柔道使出一记落凤斩。而此时叶修长矛也到,龙牙将柔道打出了短期僵直。

直播间里有些人刷出了一大波666,然而会玩的都看得出来,情况不妙了。

蓝河三段斩刚拉出的距离,被这柔道这么一拖,身后拳法师冲拳逼近,拳头转眼又打到了眼前。叶修有心替他招架,但紧随其后的战法长棍一甩,叶修不得不后跳躲开这一记带控制效果的龙牙。

此时蓝河的技能大多都已经进入了cd,侧翻滚堪堪躲开冲拳,却无论如何也避不开柔道的回旋折脚了,硬生生吃了一招,被击倒在地。

完了。蓝河心里叹气,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得死上一次了。

那拳法师一击不中被蓝河躲开,也不做纠缠,转身对着刚后跳躲过龙牙的叶修前踢,逼得他再次后翻滚躲避。两次躲避后叶修离蓝河的距离就有些远了,长矛终究是没能拦下柔道抓起倒地的蓝河,像个麻袋一样把他背摔成了尸体。

“操!”虽然尸体不能说话,但是蓝河郁闷的骂声还是通过直播传进了叶修的耳朵里。

蓝河显然不知道他在直播间,还噼里啪啦打字给他说:“跑跑跑!”

叶修腾不出手看信息。他鼠标一甩,将近180度的霸气横扫竟将合围的三人都扫着了,直播间里所有人都眼前一亮。

然而这点希望之火马上就被扑灭了。绿装的伤害实在太低,紧接的一个落花掌竟然只像一阵小风,将三人温温柔柔地往后推了一推。

叶修也很无奈,他空有一身骚操作也架不住打不出技能效果,很快就悲惨地和蓝河的尸体躺在了一起。

“叫你跑怎么不跑,速度炫纹不是都出来了?”那边蓝河有些烦躁地发来了信息。

“老兄,我一身绿装……”叶修回他。

蓝河不吭声了。叶修听到手机里传来熟悉的“咔”一声,反倒让他自己摸烟盒的手顿了顿,转而拔下电脑耳机插头插在了手机上。

直播间里一片寂静,弹幕刷刷地划过许多安慰和鼓励,但是蓝河似乎只是沉默地抽着烟发呆,呼出气的声音就好像响在叶修耳朵里一样。

明明只是被寻仇打死了一次,气氛却莫名搞得像输了比赛似的。叶修敲了几个字母,又删了。

雪拥蓝关和小战法的尸体还凄凉地躺在地上,视角都已经变成了灰白,很快他们就会强制复活回主城了。

“咦,下雪了?”耳机里蓝河突然回过神来。

灰白的视线里,细细的不易分辨的雪花纷纷扬扬地飘了下来,虽然看起来好像很有意境,却衬托得地上两具尸体更凄凉了。还没等叶修看仔细,一旁雪拥蓝关的尸体哗地碎成了数据,传送回主城了。

没多久,叶修也刷新回了复活点。

雪拥蓝关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直播间里蓝河又开始活跃气氛,还叹气道:“运气不好啊,我爆了个帽子,你呢?”

叶修检查了一下装备,发现自己运气还不错,居然一件都没掉。结果还没等他打字,一边的蓝河就捅了他一刀:“哦我忘了,任务装备好像是爆不出来的吧?”

“……”叶修无话可说。

而抽完一根烟的蓝河似乎心情好了很多,竟然主动提起来要犒劳粉丝,还招呼叶修:“哎那个舍命陪君子的战法,给你一个点歌的机会,想听什么?”

叶修刚敲了两个字,偷窥直播多日的陈果唰地发给他好几个弹窗,他只好照着打字:“来首威风堂堂?”

蓝河一看就乐了,笑骂:“放屁吧你,你还听威风堂堂呢?不会。”

叶修又请示了一下老板娘,陈果却只发了一个扇巴掌的表情。他无可奈何地想了想,说:“那唱上次那个吧。”

这次直播间里没有人贴歌词,蓝河温和又有点慵懒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叶修却突然有一种听懂了的感觉。

唱歌的人随口一唱,听歌的人反倒有了意外收获。


“这副本真掉腰挂?真掉?”蓝河抓狂地抓着头发。

“真掉,以前我刷过这里的材料,还掉过好几次。”叶修开着他从伍晨那里借来的气功师,灵活地踩着各种凸起的石块往山谷下方跳去。

这地方十分凶险,一不小心掉下去,能直接死出副本。蓝河望着脚下的深渊,又抬头看看头顶几乎垂直的石壁,上不去下不来,有种自作孽不可活的绝望。

“想什么呢,下来啊。”叶修回头看见他停在原地发呆,喊了一句。

“我在想,我摔一下没准就能变成某个名人了。”蓝河说。

“啊?变成谁?”叶修莫名其妙。

“老干妈。”蓝河幽幽道。

叶修忍不住一笑,说:“怕什么,你要是没踩稳,我一个捉云手,就把你拎起来了。”

弹幕里不知谁发了一句“老鹰抓小鸡”,蓝河想象了一下,笑个不停,差点没直接栽下去。

过了一会儿,叶修的气功师已经安安稳稳地站在了谷底,而雪拥蓝关还在小心翼翼地调整跳跃方向,离地面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

“行不行啊,要不要我直接抓你下来?”叶修问。

“捉云手对队友判定失效,你用头抓啊。”蓝河翻了个白眼。

被毫不留情揭穿的叶修义正言辞地说:“我这不是怕你紧张过头变成失足少年,给你一点心理安慰吗?”结果人家并没有被他感动,还白费了他特意借的气功号。

等蓝河成功抵达谷底,叶修已经把前面几个小怪都清掉了,正站在隐藏在迷雾中的桥头等他。

“这些小怪出的材料,需求量不小呢。”叶修转过视角往桥上走。

也不用他多说,蓝河做了那么久的蓝溪阁高管,自然一眼就知道了这些材料的价值,毫不客气地捡起来收进背包中。

“这种地方谁没事会下来,你当年看来真的很闲。”蓝河感慨。

叶修轻车熟路地带着蓝河绕开路边的机关陷阱,调侃道:“当然闲啊,我闲得一天换五个号跳下来刷材料,每个号刷三遍,简直闲得吐血。”

蓝河一下子没分辨出来这话的真实性,只是将信将疑地应了一声。

叶修的目标是桥那边的一个小精英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隐藏得太深了点,攻击力反倒不如副本里正常的精英怪,被叶修蓝河两个人三下五除二就打死了。

也许实在太久没有人来访,那精英怪惨叫一声倒下的时候,除了满地材料和装备,还掉出了一个红色的条状物。

“嚯,运气不错啊,居然真掉了。”叶修操纵着角色上前察看,意外道。

蓝河也很意外,毕竟这是个从来没听说过的隐藏地点,就算真的有隐藏挂件,掉率恐怕也非常低。本来他已经做好了空手而归的准备了,结果那长条状的挂件真拿在手里的时候,他还有些难以置信。

这挂件是一把红色的伞,不是叶修说的腰部挂件而是一个背部挂件,装备上之后还能打开,做一个撑伞的动作。

这种东西,又稀有、又受女玩家欢迎,蓝河心里明白,今天的直播过不了多久肯定是要火了,而且这个副本很快也会被挤爆。

“这东西怎么以前从来没听说过?”蓝河装备后发出了疑问。

叶修摸摸鼻子,说:“我那时候总共就刷出来过两把,都给沐橙拿去玩儿了。”他把“沐橙”两个字说得很含糊,但是知晓他身份的蓝河一下子就听明白了。

叶修在蓝河的直播里还是个“黑户”,蓝河好歹还用“雪拥蓝关”的名字自称,叶修在他嘴里却一直是“那个战法”。蓝河知道他身份不方便,有粉丝问起的时候他要么装没看见,要么也就说是个朋友而已。

于是蓝河很有眼力见地带开了话题。

“东西刷出来了,怎么出去?”

叶修抬头看了看天,蓝河忍不住也跟着他抬头看了看。这地方属于悬崖峭壁之下,想爬上去靠的绝对不是对角色的控制力,是想象力。

就这么看着天过了半晌,叶修收回目光,诚恳地坦白:“我好像迷路了。”

“……”蓝河有种把他踢出团队,送他归西的冲动。

虽然两位当事人很头大地在寻找出路,直播间的弹幕里却一片欢乐祥和,有几个比较欢脱的甚至玩起了密室逃脱,指挥着两人这里看看那里走走。

群众的眼睛果然是雪亮的,隐藏在树林和迷雾中的另一条索桥终于还是被眼尖的粉丝发现了。

“应该是这个吧,我有点印象了,走过去好像能直接回到副本门口。”叶修操纵着气功师率先走上了桥。蓝河紧跟上。

两个人穿过了厚厚的迷雾,眼前的景象却不是副本门口,而是一条蜿蜒的临崖山路。叶修一只脚刚踏上山路,山间居然猝不及防地下起了小雨。

“难怪会出这么个挂件,原来是要下雨啊。”叶修笑。

蓝河应景地撑开了小红伞,结果伞面实在太小了些,两个“膀大腰圆”的男性角色要站得很近才能勉强挤在伞底下。

“这么小,也太抠门了吧!”蓝河看着这滑稽的场景,忍不住笑道。

两个人撑着小红伞挤成一团往前走,谁也没说话,只听见耳机里逼真的音效,恍惚间真让人觉得外面下雨了。

叶修点了根烟。

直播间里不知是谁先起头,在两人各自走神放空的时候已经刷了一屏幕的“囍”字。叶修看到了假装没看到,蓝河就不知道是不是真没看到了。

就这么一路走到了山路的尽头,再往前已经能看到副本出口的白光了。叶修觉得略微有些遗憾,这里风景其实还是不错的,有山,有树,山路下面是河水,远处还有腾着水雾的瀑布。就是地图太小了些,随便走走就要出去了。

还差几步就迈出副本的时候,雪拥蓝关的脚步突然停了。叶修也跟着停下了脚步,转过视角看他。

只听蓝河说:“今天的直播就到这里吧,大家晚安。”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直播屏幕已经黑了。

蓝河平时说了晚安,通常还要和粉丝磨磨唧唧地互动一会儿,今天却说关就关,叶修没来由地心头一沉。

“感觉天天直播,很久没和你好好聊天了,”蓝河好像思索了片刻,解释道,“今天在这里突然觉得有点感慨,想和你分享一下。”

“分享一下换成你打伞的新奇感吗?”叶修笑。

“是啊,头一回在游戏里打伞,觉得自己威风凛凛,连猥琐程度都有了大幅度的提高。”蓝河毫不客气地说。

“我的形象有那么不堪吗?”叶修喊冤。

两个人莫名其妙地撑着伞又慢悠悠走了回去,聊第十区的事,聊赛季的事,聊些有的没的。

“其实我有个事一直想不通。”叶修说。

“什么?”

“就是冰霜森林那边,被打死那次。”叶修想了想,说,“那天你是不是生气了?”

蓝河愣了一下,不答反问:“为什么这么说?”

叶修含糊地说:“我不是太确定。”

蓝河沉默了半晌,答:“我确实是生气了。怎么说呢,如果是换成大春或者曙光他们,死了就死了,我可能不会生气,但是那天我想着我的队友是你,所以我就生气了。”

蓝河顿了顿,觉得自己没有说清楚,又接着说:“就好像,大春他们开着大号来救我,我会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事,但你穿着一身破烂来救我,明知道肯定打不过却还是来了,我反倒感觉有点感动……”蓝河可能有点不好意思,不往下说了。

叶修笑起来,又问:“那你后来怎么又唱歌了?”

蓝河仿佛被问住了,迟疑着回答:“就,下雪了啊。”他自己都不明白,只是突然想唱,于是遵从了内心。

“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叶修话锋突转。

“啊?”蓝河一愣。

“我觉得,你可能喜欢我。”叶修说。

“……什么鬼!”蓝河喊。

“不好意思,说反了。我第一次表白,有点紧张。”叶修惴惴地说。

蓝河不说话了。

叶修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回答,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张嘴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能说什么,只好哑着嗓子说:“我明天,可能不来……”

“你猜对了。”蓝河打断他。

叶修一窒。

“你猜对了,我也喜欢你。”蓝河又说。

【End】
*副本场景改自剑三天子峰。出来吧,断水流!

一年零三个月完完全全脱离了全职,所以很多东西记不清了,有数不清的bug,叶修和蓝河的感觉还在慢慢找,凑合凑合练练手,做个复健。尝试着写了一下叶修视角的叶蓝,真是好瘠薄难!一写叶修的思想活动感觉就好像把叶修变成了一个唧唧歪歪的人,表白得不到回应的时候心里难受不是正常的吗,为啥写出来像个怂包??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2)
热度(498)
©色情男主播叶修 | Powered by LOFTER